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鹤一期】

原本是打算当底特律paro正文彩蛋的一个小段子,一个不小心就写得……有点超出彩蛋长度……所以单独发吧。

诸君,舔血真的,超赞的。


-铁骨铮铮副警探五条鹤丸&无辜全能仿生人一期一振





 

——有时候,他真的怀疑这些仿生人的动作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他们真的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究竟有多……惹人遐想吗?

五条鹤丸副警探,今天也在被自家仿生人搭档的一些(可能)无意识的行为搅得心神不宁。

 

就比如说现在。

他们正身处一个谋杀案的现场,眼前的人似乎也才刚死去没多久,但嫌犯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在这里收集线索。

他的仿生人搭档蹲下身去,右膝略低一些,但并未触及地面。他这位搭档向来是很爱干净的——可能有点洁癖?仿生人也会有洁癖吗?不过想想一期一振也是能面不改色地动手检视陈尸数周的尸体的,想到这里五条鹤丸又不由得对眼前这位青年产生了一丝丝的尊敬。那个人似乎并未注意到他一直黏在他身上的那股视线,又或者他的系统判定这并不是需要去在意的事——怎样都好了。他慢条斯理地揪住右手指尖的检查手套,一点点将那服帖的橡胶制品从手上扯了下来——五条鹤丸记得那东西明明还算得上是难脱,但落在一期一振手上却温顺得如同一块普通的棉布一样,就连摩擦的不悦声响都没出现多少。

一期一振的手很好看——他们仿生人原本就个个都外貌出众,一期一振自然也不例外,但他的手要格外好看。修长匀称的手指,恰到好处的骨节,特别是手腕上那一点凸起,每次看到都要让五条鹤丸在心里默默感叹如今仿生人的外形模拟度之高。

一般来说一期一振在办案现场是不会轻易摘掉手套的,就算他们仿生人没有指纹,他也还是以“要尽可能减少对现场的破坏”这样一个理由,始终坚持套上那双白色的橡胶东西再动手查案。而他摘下手套的动作,一般也只意味着一件事。

眼前的仿生人专注地查看着死者的状态,伸出两根手指——沾了一点血。

五条鹤丸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

那人将沾了血的手指贴近嘴唇,双唇微张,又将手指往口中进了些——而后伸出舌尖,细致地舔舐指尖。

这是一期一振化验血液样本的方法,只是为什么制造商一定要将化验的程式设定成这样……?因为化验相关的组件都在舌头上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动作,那把这些组件设置在指尖之类的地方不是效率更高……?

 

原本五条鹤丸是不会去在意这么多的。

但要怪就怪一期一振的动作吧,他完全怀疑这套动作的设计者只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才把这一系列行为加进了一期一振的程式中。

 

那样的动作,与其说是在舔舐……更像是在将血液送入口中。

像是他在品尝那一点异常的猩红。

 

一般说到舔这个动作,大多数人脑海里出现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就是类似于小猫舔食牛奶的动作——将舌尖探出双唇去寻找“目标”这样。

但一期一振不一样——他是不会将舌尖探出去的。

就只是这么一点细微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差别,落在五条鹤丸眼里,却显得……该死的,性感。

 

五条鹤丸仓皇地移开视线,脑内质数序列循环播放试图找回宁静。

所以这些仿生人……真的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吗?!

更可气的是一期一振脸上那个无辜的表情。“我分析完了,五条警探。死者生前似乎服用了过量的药物,或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入手……您的脸色不是很好,我检测到您的心率不是很稳定,您是否需要休息一下再继续调查?”

 

你以为是谁害的。五条鹤丸咬牙切齿。

“……不用,我没事。”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设计了这些恶趣味程式的恶趣味制造者,祝 您 身 体 健 康。

遥远遥远的某座大楼里有谁猛打了一个喷嚏。

 

 





2018-07-04 /  标签 : 鹤一期 18 7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