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汝之一生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哪怕落入黄泉,亦不得解脱”

虽然本来也不高产,但开学之后会更加低产,还请见谅。

[维勇]Between.



Between.

 




*维勇小段子

*原梗来自不同时代十五题

*私设成山,ooc是我的,人物是YOI的

*其实我真心觉得这个十五题适合画画……?

*谁能告诉我LOFTER怎么艾特别人……

 

 

 

 

1.咖啡

胜生勇利揉着从醒来起就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不得不将面前的电脑暂时合起,摘下眼镜认真地思考着这股疼痛感的来源。

“胜生君你还好吗?是没休息好吗?”

身旁有人关切地问了他一句,闻言,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前一天晚上的睡眠质量。

好像,是有那么些道理……?

不过他并未说出口,只是冲着对方露出一个无异于往日的笑容并表示自己没什么大事。

对方也是知道他的性子的,也就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摆摆手留下一句注意身体就缩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胜生勇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买杯咖啡提提神。

他走到最近的咖啡机前,按下选项后的等待时间或多或少的总会让人有那么一点点心焦。通常来说,胜生勇利都会选择用放空来打发掉这不长不短的时间。

不多时,他端着两个温热的素色纸杯,将其中一个放到了旁边人的桌子上。

而对方则冲他伸出一个拇指以示回应。

 

 

2.茶

 

维克托端起面前骨瓷的茶杯,轻抿了一口杯中深红色的茶汤。

“这茶的香气很不错呢。”他微笑着说道。

一旁身着黑白衣裙的仆人安静地送上鲜奶和方糖,又悄无声息地退下。

维克托漫不经心地朝杯中加入些许奶糖,银质小匙搅拌时偶尔碰到杯壁发出声声清澈脆响。

他又一次端起茶杯。

“嗯,perfect. ”

 

 

3.玻璃

 

维克托安静地坐在教堂最前排的长椅上。

这天并不是圣诞,教堂中只有寥寥几个虔诚的信徒在祷告。

然而他出现在这里并非是为了祷告,仅仅只是为了——为了什么呢?他其实也说不太清。

人总不能为自己的每一次心血来潮都找一个合理的借口,那样多半会因为过度忧虑而秃顶的。

维克托站起身,小心地不发出过大的响动。

他没有信仰,但他会尊重每一个有信仰的人和他们的神明。

他在这沉淀着历史气息的大厅中缓缓走动着,阳光透过不知年岁的彩色玻璃照射到他身旁的长椅上,他脚下的石板上,他眼前的耶稣像上,和他的身上。

——如此美丽。

他不由得这样想到。

这是足以沉淀千百年的美丽。

 

 

4.纸

 

胜生勇利喝光了自己的咖啡,将手中的纸杯随便一揉便丢到一边,打算等下出去时顺便扔掉。

或许稍微休息一下对现在的自己而言比较有用。他这样想着,便心安理得地将电脑推到一旁摸起了鱼。

他从一旁的置物架上随手抽出本伊凡,几张不知何时夹进去的便签也一起掉了出来。胜生勇利将它们捡起捋好,确认过上面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后就和皱巴巴的咖啡纸杯放在了一起,准备等下一起丢掉。

他翻开书,将书签拈在手指间,不紧不慢地把微旧纸张上经典的文字细细咀嚼吞咽入腹。

 

 

 

5.发

 

刘海有点碍事。

脖子有点痒。

在以上这些年头第三次出现在胜生勇利的脑海中时,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的头发似乎是长长了些。

周末该去理发店了吧。他捻着自己黑色的发梢这样想着。

再不去理发的话,怕是都要留成长发了。

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6.衣

 

社交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这个道理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通用的。

维克托走进自己的衣帽间,每挑出一件衣服就会被身边尽心尽力的执事接走。

“等下你认为我穿哪件比较合适呢?”他这样问道。

“我认为那件白色带暗纹的比较适合您,也会显得比较庄重。”执事微垂双眼,声音没有太多起伏。

维克托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将那件白色上衣扔到了执事手上。执事弯腰略一行礼,他将身上衣物的带子解开脱到一边。

衬衫,长裤,领巾,马甲,外套,袖扣。

样样看上去都很随意,样样都无可挑剔。

着装完毕后他略一拨弄自己的银发,露出无懈可击的礼貌微笑。

这是社交的必要准备。

维克托蹬上一双皮鞋,迈开步子。

 

 

7.时钟

 

胜生勇利从手头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墙上枯燥的壁钟。

是时候走了。

 

8.太阳

 

维克托忽然发觉阳光已然没有了午后的灼热,眯着双眼判断了一下现在的时刻。

差不多该出发了。

 

9.离

 

“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

“辛苦了。”

胜生勇利鞠了个躬,披上自己的外套便快步赶往车站。

 

“我差不多该走了。”

“你给我等一下!!”

维克托扬起嘴角,无视身后传来的雅科夫的吼声,毫不犹豫地大步离开。

 

 

10.相遇

 

 

身上繁复的礼服还没来得及换下,领口处考究的装饰在他过于匆忙的一连串动作中完全乱了方寸,可怜兮兮地在男人的领口皱成一团。

但维克托此时并没有心思去管这些,甚至一把将那领巾扯掉塞进了口袋。

这样他看起来就更像个不合时宜的落魄贵族了,路上甚至有人已经掏出了手机——但这又怎能阻挡他的脚步呢?

他可是在奔赴自己最重要的人身边啊。

 

总算到了目的地的门前,他抬起手,轻轻敲了几下门。

不多时,伴随着拖鞋的摩擦声,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

“维克托,你回来啦。”

他见到了想见的人。

这份喜悦是如此纯粹而汹涌,以至于他无可避免地将嘴笑成了心形。

“勇利——”

一只全身乱糟糟的大白熊扑在了勇利身上。

 

“等,等一下维克托?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是今天要拍的广告的衣服吗?”

胜生勇利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迅速冷静了下来并连拖带拽地将这只超大号的斯拉夫熊挪进了房间里。

“是呀,风格跟以前的都不太一样,勇利觉得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可你就这么直接穿回来了?”

“走得太急了,没来得及换掉。”

胜生勇利看着自家恋人无辜的双眼,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

“我可是从来不接受加训的,加班也不行哟。”

维克托一脸的风轻云淡。

 

“维克托,雅科夫呢……?”

“啊,我的手机好像是没电自动关机了……”

“……那就等下再充电吧。”

雅科夫的说教,还是能躲一时是一时吧……胜生勇利这样自暴自弃地想着,推着自家恋人回了卧室叫他赶快换衣服准备吃饭了。








Fin.





我……我尽力在表现时代感,但文笔太差……悲伤

明明是点文但这个质量简直没脸见人(自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