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维勇】巴塞罗那的坚果


*本篇为YOI相关同人
*维勇小段子一发完
*ooc+自我妄想有





——至今为止,你所经历过的最难以忘怀的事是什么呢?
若是你这样问了胜生勇利的话,对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他的教练全裸着朝自己伸出手的那一幕。
——所以说为什么是这个?得知了这件事的维克托有些不满地一挑眉,直接将面前笑着的黑发青年一把捞进怀里,毫不留情地开始袭击他敏感的腰侧。
——没办法啊,全裸实在是太有冲击力了……哎哟别闹,痒啊……!勇利努力躲避着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大手,最终还是屈服于挠痒痒这一酷刑之下,滚在沙发上笑成了一个球。但很明显维克托并不打算就这样善罢甘休,一只俄罗斯大熊朝着沙发上的日本小猪就扑了过去。
这次沙发战役的结果是勇利笑得一抽一抽的,甚至眼角还渗了些生理盐水出来,而维克托的头发和家居服都乱成了一团,一个不小心还摔到了地毯上,索性直接就大字状躺平在地上了。
“起来啦,不嫌地上凉?”勇利好不容易才缓过口气来,一抬眼就看到自家恋人毫无形象地平躺着,顺势用脚尖踹了踹。
“不要,我需要一点时间好重新振作。”
“可我忽然想起这周地毯似乎还没打扫。”
“What——?!”
“衣服和头发都会沾脏的,快起来了。”
“……没事,反正这周是勇利洗衣服。”
“那你不要凑过来了,不然沙发也脏了怎么办。”

地上的人忽然扭过头,冰蓝的眸子直直望向沙发上的人。这样的神情勇利再熟悉不过了——一旦维克托露出这种表情,那接下来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不妙的事。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被维克托抓住脚腕拖到地毯上滚了三滚,最后在对方怀里稳定下来。
……好吧,不就是洗衣服吗。胜生勇利叹口气,趁着眼前这人还在偷笑的时候迅速伸出手揉了把对方柔软的银发,并在新一轮战火燃起前自己先不争气地笑出了声。
“别闹了维克托,快去洗澡。”
银发男人从善如流地起身,用他带了些俄罗斯味的日语“嗨嗨”地答应着,在轻快地晃进浴室的同时还不忘朝他投过一个wink.
胜生勇利又一次很不争气地红了脸。

浴室里的水声淅淅沥沥响起,隐约还能听到维克托愉快的哼唱声。虽然一直没有说过,但他一直觉得,自家爱人这个孩子气的小习惯相当可爱。
相处的年月愈久,所知晓的关于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一切就离他当年所追寻的那位神明的姿态愈发遥远。
这并不是说他会幻灭什么的,要是有人问起他“你所喜欢着憧憬着的,究竟是那位Living Legend还是你眼前的这个人?”,他可能反而会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
你以为我们心思纤细容易想多的玻璃心胜生选手会没考虑过这些?
答案早就已经确定了。
“可那都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啊。”

一旁水壶中传来的沸腾的咕噜声打断了他放飞的思绪,也提醒了他已经发了多长时间的呆。他将热水小心地注入茶杯,柔和茶香在不大的房间中袅袅舒散开来。
“……啊。”
说起来,他还没来得及问维克托。
“对维克托而言,最难以忘怀的事是什么呢……?”

这个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勇利,今年休赛期我们要不要出去玩几天?”
“嗯?好啊,维克托有想去的地方吗?”
“有哦。”
“巴塞罗那。”
啊。
这个地名对他们而言都不陌生,随之而来的上次在那里的经历瞬间鲜明地涌入脑海。
胜生勇利又有点想笑了。
那个问题,大概不用问了。
“好啊。”

“要是这次又把Nuts弄丢了怎么办?”
“那就跟勇利一起去找回来咯。”维克托耸耸肩,手上查找旅行攻略的动作丝毫未停。
“那要是跟上次一样找不回来了呢?”
闻言维克托抬起头,自家恋人的红棕色眸子里除了他能猜到的恶作剧般的笑意,还多了一丝他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不安。
看样子,这个目的地真是选对了。
“那勇利改天再陪我去买不就好了?啊不过说起来,那条街上还有几家店很值得一去……”银发男人笑意盈盈。
“反正时间很充足不是吗,勇利?”

说实话,维克托起初是有点担心这样回答他有没有问题的。
尽管已经相处了这么久,他自认还是不能很好地把握那种东方人特有的含蓄。
我这样回答可以吗?我有好好地将我想说的话表达给勇利吗?
然后他的勇利,用一双闪闪发亮的红棕色眼眸为他的答卷画上了一朵完美的大红花。
好好地表达出来了呢,尼基福洛夫选手。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印象里在某篇考据中看到过,nuts有执念之类的意思,不过考证的时候我并没查到……惭愧,欢迎捉虫orz
所以勇利的不安可以用“对滑冰的执念”这方面来解释
而维克托的回答就是强调了勇利的存在,以及他不会轻易放弃(勇利不喜欢),而街上有很多值得逛的店就意味着不需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只要勇利还在他身边就好。
大致是这样,但我不太能很好地表达出来……哭唧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