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维勇】灰色睡衣和棉花寿司卷




*本篇为Yuri on ICE相关同人
*维勇小段子
*人物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文/沙叶






自从勇利将训练基地定在圣彼得堡之后,维克托的生活习惯就发生了一系列微小而琐碎的变化。
比如他晨起之后不需要急着去陪马卡钦散步了;
比如餐桌上交替出现的和食和俄餐;
比如他会开始去留意一些以前从未注意过的小事,像是家中蓝框眼镜的踪迹——然后在勇利的询问声中为他指出方向;
比如他睡觉时会选择的抱枕,从毛绒绒的棕色贵宾犬变成了黑发的东方青年;
比如保持裸睡这一习惯二十余年的维克托先生,如今衣柜里却是多了好几套睡衣。
事实上,在勇利刚刚住进他家的时候,维克托还是不习惯穿睡衣的。
而那位抱着枕头占领了他一半床铺的青年,在亲眼目睹了他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只余一条内裤的全过程后,很不争气而又情理之中地红了脸。
维克托着对方的反应只觉可爱,一时没能忍住逗逗他的冲动,将人揽进怀里又故意贴着对方耳畔问他“怎么了吗”,满意地收获了一张好像要烧出蒸气的脸和一只恨不得将自己捂死在被子里的棉花鸵鸟。
尽管自家恋人的躯体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让他难以平静,一阵玩闹之后,勇利还是在维克托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合上双眼,只剩耳尖还有那么一点点残余的红色。
俄罗斯的气候跟日本完全不同,虽然之前在参加比赛时也来过俄罗斯几次了,但勇利始终没能习惯这里冷硬的温度,晚上睡觉时不但要套上厚厚的睡衣,还得用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成个寿司卷才罢休。
相比之下,他扭头看到维克托光裸着的上身,默默地又往被子里缩了些。
维克托应该早就习惯了吧,但对他而言,光是看着都觉得冷啊……
不过这时胜生勇利还并没有考虑过要让维克托改掉裸睡的习惯,他不想过多地去干涉他恋人生活中最隐私的这一部分。
更何况,就他个人的小小私心而言,每天都能看到自己曾经男神兼现任恋人锻炼良好的身躯,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福利好吗。
曾经一起泡温泉时我都不敢直视维克托,现在我的脸皮真的是厚了不少啊。被维克托修长的双臂揽在怀里时,胜生勇利如是想。
被带坏了呢,胜生选手。
后来的某一天,俄罗斯的天气难得的温暖,致力于将自己裹成棉花寿司卷的勇利也难得的放弃了这一准则,伸出双臂去回抱住了一直将自己当作抱枕的人。
他睡得很好,却在半夜时被一阵寒意唤醒。
睡得迷迷糊糊的大脑一时没能判断出寒意的来源,本来以为是夜半的降温在作怪,可随着意识悠悠转醒,勇利意识到这股寒意的来源不是别的,正是维克托裸露在外的手臂。
好冰……!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碰触了一下,随即被冰凉的温度激得打了个寒战。
都冰成这样了也不知道回被子里暖暖,是睡得有多沉哦,不嫌冷吗。
勇利先是试图用自己的胳膊暖一下对方的,无奈他那点体温在离开被窝的时候就散得差不多了,最后只收获了两条冰冷如僵尸的手臂。
行不通啊。
无奈之下,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在没吵醒对方的前提下将他的胳膊塞回了自己的被窝,失去抱枕的维克托先生皱了皱眉,在睡梦之中嘴角一撇,看上去好像有点委屈。
勇利想了想,凑过去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又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带着安抚意味的行为结束,他又往恋人的方向蹭了蹭,意识就如同烟雾一般开始变得模糊柔软。
明天,是不是该跟维克托商量一下买身睡衣呢……?
这是胜生勇利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第二天早晨,维克托醒来时看到的,不是一如既往的恋人在怀中安睡的脸,而是两个并排的棉花寿司卷。
他挑了挑眉,没怎么犹豫就把自己的专属抱枕捞了回来。
早餐时勇利欲言又止的神情证实了他的想法,他端着咖啡杯,悠哉地看着对方自我纠结,带着些微不可闻的愉悦。
最后,他的恋人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脸上的神情显示他已经切换到了认真模式。维克托放下手中的杯子,他还真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让他的勇利紧张成这样。
“维……维克托!”
“嗯,怎么了勇利?”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俄罗斯的现代传奇,花滑界的大魔王,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样一个阳光正好气氛完美的清晨,听他的恋人给自己讲了半个小时睡衣这种东西的存在意义以及睡衣的好处。
“所以说……勇利是想让我买件睡衣?”
对方猛地点了点头。
“可以哦。”
他笑了笑。
“我还以为是什么毁灭世界的大事呢,其实勇利直说也可以哦?”
勇利似乎愣了一下,停顿了一会才缓缓吐出句话来。
“但是……睡眠习惯这种事,一般人都不想被别人干涉的吧……我本来也不想干涉维克托的隐私的……”
原来是在意这个吗。
真是……没办法。他泄气似的扬起嘴角,伸手握住恋人的右手,金色的指环在散落的晨曦和交叠的手指间晕出温和的光采。
“勇利,我们是恋人。”
所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更有自信一点吧。
他看到对方那双红棕色的眸中瞬间亮起点点光芒,随即露出了他最熟悉的,也最喜欢的那个笑容。
“嗯。”
然后他们讨论起了晚饭的食谱。
“今天轮到维克托做饭了吧?”
“诶——可我今天不太提得起劲来呢,昨天晚上似乎有点没睡好的样子……”
“诶,诶!!抱,抱歉!”
“开玩笑的。我睡得很好哦,不过果然还是抱着勇利睡最舒服了~”
“啊维克托……!快迟到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平和的,一如既往的,温暖的早晨。
至于维克托前一天晚上究竟睡得如何?
维克托笑笑表示自己的胳膊被这样那样他怎么可能毫无觉察。
只不过他的恋人实在太可爱了所以就由他去了。
事实证明,这件事的结果也是好的。
他的睡衣是勇利帮忙挑的,浅灰色的柔软面料深得他的喜好,而勇利似乎也十分中意这种触感,睡觉时总是不自觉地会往他身上蹭。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表示他很开心。
胜生勇利摸了摸鼻尖表示能这样亲近他也很开心。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评论(5)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