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RSLK】红茶糖和果味汽水

《红茶糖和果味汽水》

 

 

*本篇为艾尔之光相关同人。

*Main Characters: Rune Slayer& Lord Knight

*肚子好饿,想吃甜食

 

 

 

 

 

拜德城的骑士领主有一个不为多少人所知的小习惯,或者说,爱好?

骑领一直很喜欢红茶味的糖果。糖果的外包装往往都是泡过头的红茶的深沉红褐色,小小的圆滚滚的,含进嘴里时能品到丝丝柔和的茶香。虽说回味多少都不可避免的会有一点突兀的香精味,但他觉得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他有多喜欢这种糖呢?这样跟你说吧。骑士领主的办公室里,消耗速度第一的是它,第二位的才是纸张墨水。

有一次他难得热情地邀请符文杀手来他的办公室喝杯茶,符文自然是答应了。直到端起杯子为止符文都是笑着的,然而在喝下一口杯中的温热液体之后,他的动作瞬间凝固,脸上的神情也变为了纠结是浪费食物还是自我牺牲的复杂。

咽还是不咽,这是个问题。

符文杀手勉强扯起僵硬的嘴角,努力忽视自己手上的微微颤抖,开口问骑士领主这是什么茶。

骑士领主一脸平静地表示没什么啊,只是茶叶没了所以往热水里丢了半袋红茶糖泡出来的茶。这样回答着符文杀手的同时,他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自己喝空的杯子里又填上了一杯。

似乎是这次经历为骑士领主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那之后不管符文杀手如何向他表示那就是不折不扣的黑暗料理甚至可以说是生化武器,这种方便快捷的饮品还是常常出现在了骑士领主办公室的茶壶里。

自那之后符文杀手再也没主动在骑士领主办公室喝过东西。当然,假如骑士领主开口问他的话,他还是会调整好心态,以英勇就义的态度接过对方手中的杯子的。

 

在骑领的办公室喝茶,是一场赌博。符文杀手如是说。

既然是赌博,那自然是有胜有负。

尽管在这之前他都以超强的运气避开了那种对他而言可称为噩梦的饮品,但今天,符文杀手很不幸地中招了。

这温热的口感。直冲脑髓的香精味。以及糊在口中挥之不去的甜腻感。

符文杀手平静地放下了杯子。

他抬头,朝着骑士领主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

而后两眼一直,扑通倒在了沙发上。

 

这什么情况。骑士领主愣了一秒。

两秒。

三秒。

符文杀手一动不动。

骑士领主叹了口气。

“别闹了,起来吧?”

趴倒着的人没有反应。

“是我不对啦,不该给你喝那个的。”

躺尸。

“请你喝汽水?”

符文杀手的身子一颤,但又迅速平静了下去。

 

都暴露了还犟个什么劲呢。

事已至此也只好用那招了。

 

骑士领主起身回到办公桌前,将刚刚在用的钢笔盖好,又把桌面上摊开来的公文理成两叠,处理过的和没动过的。

他回过头来,符文杀手依旧保持着装死的状态。

“符文。”

“我们去约会吧。”

 

然后他就看到刚刚还在沙发上躺尸的那人瞬间跃起,下一秒就扑到了他身上。

“我听到了。骑领你可不许反悔。”

“当然不会啊。”

反正他也早就看够那堆鬼公文了。

“那符文你先出去一下。”

“诶,为什么?”

骑领挑眉。“穿着制服出去的话,我是要昭告全城人拜德的骑士领主翘班了吗?”

哦,原来是要换衣服啊。

你换衣服我也不介意的哟?诚实地表达了自己内心所想的符文杀手,在三秒之后被丢出了骑士领主的办公室。

我介意。骑领在门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不多时,他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海边。

提出要来海边玩的是骑领,总归符文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就愉快地同意了这一提议。

入冬之后的拜德绝对算不上暖和,再加上海边一年四季都没有风停的时候,微冷的海风打在身上也的确算不上舒服,所以这个季节沙滩上的人寥寥无几。不过这对他们而言倒是方便了不少,免得被人抓到他们在这里偷懒。

骑领抓着符文的手,下意识地呼出一口白雾。符文安安静静地任他牵着手,趁着骑领望着海面发呆的时候,悄悄地又握紧了些。

冬日里的海面不似夏天那般清爽剔透,暗沉的蓝色尽管也有着别样的美,但总归看久了还是会有点发闷。两人顺着海岸线慢悠悠地走了好一会,耳畔除了些微的海浪声就是彼此柔和的呼吸声。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开口聊些什么,但也完全不觉得尴尬。

脚印重重叠叠,缓缓在海滩上蔓延开来。不知走了多远,一家小商店忽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中,店门口写着“冰镇汽水”的旗面已经褪色,想来是从夏天一直挂到了现在吧。

看到招牌的骑领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些口渴,他转过头去问身边的符文要不要喝点东西,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便一前一后地朝着小店走去。

在踏进店门的一瞬间就被温暖的气息包围,他们这才觉得外面的海风是有点冷了。符文饶有兴致地在小小的店里随意逛着,一旁的骑领拎着两瓶果味汽水,正准备结账时忽然在一旁的架子上发现了意外惊喜。

走出店门的时候,骑领手里除了两瓶汽水之外,还多了一袋暗红色包装的糖。

虽说早就知道了,不过你还真是喜欢这个糖啊。符文接过一瓶汽水,表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你不也一直很喜欢这个汽水来着吗。骑领拆开包装袋,抓出几颗糖来塞到符文口袋里。

 

原本汽水并不是适合冬天的饮品。

它的颜色是那样透明好看的浅蓝,如同盛夏的海面般清凉。隔着厚厚的瓶壁也能看到其中的碳酸在努力地释放自己的存在感,旋开瓶盖的瞬间就能听到期望已久的“哧”的一声。

不论怎么看,它的存在都与夏天更为相称。

但这并不妨碍符文杀手对它的喜爱。

等到骑领将手里的糖袋暂时安置好的时候,符文已经迫不及待地将他那瓶汽水喝了小半瓶。

少年柔软的唇瓣紧贴着瓶口,由于喝东西的缘故还带着湿润的水光。他圆润的喉结随着他享受般的吞咽动作上下滚动,因为喝得有些急了,甚至还有几滴汽水从他的嘴角溢出,顺着线条美好的下颚划过,又被符文不甚在意地伸手抹去。

骑领觉得他可能是走得太久了,拧开自己的汽水喝了几口。

但他还是没来由地觉得喉咙一阵干渴。

 

想着海风吹上太久的话,就算他们的体质比常人要好上一些也是逃不过感冒的命运的,所以他们转移了闲逛的地点,改成了热闹的街道。在路边一连串的小吃摊的连番攻势前,两人彻底举手投降,收获了一顿满意的晚餐。

当然,偶尔任性一次是可以的,但也要懂得见好就收。

抱着这种想法回到拜德城的两人,毫不意外地在门口遇到了微笑着的罗尔。

于是意料之中的,嘴角还沾着褐色酱汁的两人被罗尔揪着狠狠骂了一顿。符文难得的正襟危坐,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被念得突突生疼,眼前发昏。

他低着头偷偷看了眼旁边同样正坐着的骑领,对方已经被念得两眼发直,就差当场昏倒了。

幸好这场既定的狂风暴雨并未持续太久,罗尔最后一挥手打发这两个闹得筋疲力尽的小鬼赶紧回家休息,自己转身就走。他今天还有一堆额外的工作要处理,谁让某人工作中途跑路了呢。

 

符文如获大赦似的一秒蹦起,扶着旁边几乎已经麻木的骑领站起身来。骑领慢腾腾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半晌才吐出句话来。

“……饿了。”

啊。

符文这才想起,虽然他们刚刚才一起吃过晚饭,但这位骑士领主大人一旦工作起来,不吃午饭那都是常事。

不过比起跟他念叨这个,当务之急是找点吃的给他。

“你刚刚买的糖呢?”符文忽然想起。

“……啊!”骑领一摸口袋,只摸到一片空。

不见了。发现了这点的骑领脸上的失落简直掩都掩不住。

大概是刚刚不小心掉到哪里了……

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吃吗?

符文把自己身上能装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最后在衣兜里翻出了几块红茶糖。

是骑领之前塞到他口袋里的。

他把那些糖一股脑地塞进骑领手里,自己也剥了一块含进嘴里。

明天再买一袋吧。他含糊不清地这样说着。

 

可能真的是玩得太累了,有着良好作息的骑领第二天难得一觉睡到了中午。起床之后的骑领看着时钟,只愣了不到半分钟就释怀了。

反正全勤奖早就没了。

身边的床铺是凉的,估计符文早早就起来了吧。他不紧不慢地伸了个懒腰,睡衣也不换了,就这样推开门出了卧室。

中午的阳光晃得他有点睁不开眼,骑领眯着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才看清眼前客厅里的场景。

符文半躺在沙发上,环着双臂正睡得香。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些外带的食物,骑领伸手去试了一下,还是温热的。食物旁边还摆了两瓶饮料,一瓶是自己常喝的无糖红茶,还没开封,另一瓶是开了封的果味汽水,已经喝了一半,瓶身上的冷凝水聚在桌面上,留下一个湿润的圆形印记。

前一天他也玩累了吧。

这样想着,骑领将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手上不带任何力道,但原本均匀吐息着的人却缓缓睁开了双眼。

“起来了,吃点东西再接着睡吧。”

“唔……骑领你不去拜德城?”

“今天不去了。”

反正全勤奖早就没了。骑领今天第二次这样自我安慰着,坐到符文身边开始吃他带回来的食物。

 

然后他就又被抱了个满怀,带着中午时阳光的暖意和果味汽水的清甜香气。

怎么了?他问。

没事,就是突然想抱一下。

早安啊,骑领。

虽然已经是中午了……

早安,符文。

 

 

 

Fin.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