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汝之一生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哪怕落入黄泉,亦不得解脱”

虽然本来也不高产,但开学之后会更加低产,还请见谅。

【RSLK】无前

 

 

 

《无前》

 

 

 

 

本篇为艾尔之光相关同人。

Main Characters: Rune Slayer& LordKnight

Written by 沙叶

架空设定有,原创人物有。

OOC是我的,人物是KOG的,这口国泰民安的大鼎,就由我来背负[.

 

 

 

 

 

 

>>01.

 

 

我推开眼前并不陌生的古旧木门,习惯性地确认了一下时间。时针不慌不忙地靠在接近数字一的位置,连分针的走动似乎都变得慵懒了起来。

我选择在这样一个昏昏欲睡的时间来拜访这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如说,就连拜访这件事,在偶然路过这家店铺之前我也并未考虑过。

         

“欢迎光临。”

自店中传出平淡的少年声线,带着些漫不经心的味道。很明显,这里的店主并不在乎像我这种偶尔来访的“客人”。

视线越过重重叠叠的书架,我在窗边看到了一抹不合时宜的赤红色。

看样子我没认错人。

自我进门起他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手中的书本上,从未移动过半分,估计他多半也没有稍微抬头确认一下来人的打算。

不过,反正我也不是来买书的。

         

“来都来了,你还打算在门口杵多久?”

少年忽然开了口,语气依旧是那样平静,手上不紧不慢地将书翻过一页。

 

好吧。早该猜到会这样的。

“好歹也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的反应也太冷淡了吧?”

我耸耸肩,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顺便从门边给自己拽了把椅子——不然呢,难道还指望他亲自动手?

         

“毕竟就以往的经验来看,你的出现不给我带来麻烦就是万幸了。”

他总算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啪的一声将手中书本合起,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敢情我是被当成麻烦制造机了吗?

“话不能这么说嘛,好歹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

“你有吗?”

“我好伤心啊我亲爱的第一杀手??”

“退休了。”所以别来给你搞事情是吗。麻烦你不要把这种情绪赤裸裸地写在脸上好吗。

你好歹也稍微掩饰一下啊??你到底是有多不想见到我啊??

         

我正打算撸起袖子来跟他好好理论一番——虽说结局百分之一百是我被打趴在地——就又被他冷冷地甩了个大白眼,附赠一份很有他风格的吐槽。

“事到如今我还是想说,前几年我的老板居然是你这种人……简直不可思议。”

“……老子今天非得揍你一顿不可。”

“那你试试看啊?”又是一个白眼。

         

……

我到底是脑子哪里不对了才会走进这家店的。

顺路过来看了一眼大概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一个决定了。

 

我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不要崩坏,心里默默打算着要不要改天“顺便”派几个人过来“顺便”发现了这个擅自退休的家伙再“顺便”替我报个仇雪个恨什么的。

啊,好气。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这个时间,会在外面晃悠的人很少。但还真的存在啊,这种活力充沛的人。

正在我感慨万千的时候,他忽然站起身来,拎起一旁的水壶往茶壶中续入热水。

在缓缓蒸腾的白雾之中,木质的店门又一次被推开。

 

他依旧是头也不抬,却用很熟稔的语气招呼着来人。

“辛苦了,过来喝杯茶吧。”

来人有着跟他相同的一头红发,但相比之下似乎是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了的样子。微长的红发被随便束起,却也不显得太过凌乱。少年有些不忿地撇了撇嘴,轻车熟路地解下身上的斗篷挂在一旁。

“为什么骑领你总是能知道是我来了啊?”

“因为我听到你的脚步声了。”他淡淡说着,手上倒了杯热茶递过去。

“你每次都这么说。”言下之意就是每次都在忽悠人。

 

不不不,少年啊,他是真的能听到……这话的的确确没在忽悠你啊……

骑领又瞥了我一眼,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好嘛,我知道了,我闭嘴就是了嘛。

 

“这位是?客人吗?”

来人似乎才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朝他点头微笑。

“与其说是客人,该怎么说好呢……以前认识的人。”

至少没把我说成付丧神,我知足了。

“初次见面,叫我安达就好。”反正也只是个临时编出来的假名罢了。

一旁的骑领闻言瞥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啊,我叫符文!”

少年大大方方地展露出笑颜,绯色发辫垂在他的脸旁,随着他的动作愉快地微微摇晃。

         

“你这次又去了哪里?”

“哦对,差点忘了我是来干嘛的。”

名为符文的少年从自己的口袋里翻找了一阵子,将一本看上去有些破旧的书塞进骑领手里。

“来,你要的土产!”

“书?”骑领一扬眉,“我这里的书可不算少啊。”

确实,毕竟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开书店的。

“不是啦。”符文摆摆手,一幅志在必得的样子。“你打开就知道了。”

         

虽说对状况还不甚了解,但眼下的情景已经成功地勾起了我对那本书的兴趣。我顶着骑领嫌弃的目光凑到他身边,可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不肯打开。

“骑领少年,我不介意替你代劳的哟?”说着我就伸手去够那本书——然后毫不意外地被骑领一巴掌甩到了旁边。随即他就将书本摊开,还不忘甩给我一个眼刀。

还好我眼力不算差,至少看清书的内容是没什么问题的。

——夹在书页中的,是一朵干花。尽管已经失去了它原本的鲜活,但花瓣仍旧保持着纯白的颜色,并未染上枯朽的色泽。

我自认自己也算得上大半个见多识广,但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花。

尽管陌生,却也不掩其美。

“真是朵漂亮的花……”我不由得赞叹出声。

         

闻言符文的脸上又多了些自豪的神情。

“这可是我特意从沙漠里带回来的。”

“怎么样,对我带回来的东西还满意吧?骑领。”

骑领微低着头,指尖在花瓣上轻轻摩挲,赤色眸子里少见地染上了温暖的笑意。

“嗯,谢谢。”

 

“那我就先回去啦。”符文将杯中剩余的温热茶液一饮而尽,起身披上自己的斗篷。“刚回来就跑到你这儿来了,身上都是尘土,我得赶紧找地方洗个澡。”

“怎么不先去休息?”

 “因为想让你早点看到这朵花啊。”他偏过头去,语气自然。

这话说得率直又诚恳,好像理所当然一般。

那双赤眸里的神情,因为这句话而缓缓融化开来,柔和且浓郁,在少年的嘴角凝成一抹化不开的笑意。

“作为回报,明天请你吃饼干。”

“那就说定了,明天见。”

         

目送着符文的身影消失在店外,我悠哉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都凉了。

    

“那少年不知道你以前的事吧?”

骑领垂下双眸。“我们只是在这里偶遇了而已。”

“但你应该不至于对他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他是位旅行者。”

我挑挑眉。“那他什么时候离开这座小镇?”

 

他陷入了沉默。

我知道我这话一定是触及了他极力回避的事,得不到回应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呢,少年。

回避风险的杀手是聪明的,但逃避事实的杀手是愚蠢的。

你好歹也是我至今为止最引以为傲的作品,别让自己犯蠢。

 

“……我也不清楚。”良久,骑领才叹息般吐出句话来。

“符文做事向来是随性的,哪怕是他自己,怕是都没法预测自己接下来的行为吧。”

我静静凝视着他。“那你呢?”

“我早就洗手不干了。”他语气平静。

“我知道。”

“我是在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骑领愣了一下。

“……我能怎样?”

“如你所见,我会继续在这里当个小书店的店主。”

 一直在这里,不会离开。

 

“真是遗憾,看样子我是彻底失去了一位优秀的部下。”

我勾勾嘴角,起身朝他按帽致礼。

“最近我们可能会经常见面,多关照啦,骑领少年。”

丢下这句话我就迅速地冲出了店门——随着木质店门的关闭,我毫不意外地听到了重物狠狠钉在门板上的声音。

 

店内,骑领将短刀从门上拔出,下意识地侧头看了一眼桌面。

茶都冷透了。

绕过散发着油墨香气的书架,骑领坐回原位,意犹未尽似的将符文送给他的书又一次打开。这次没有别人打扰,他看得分外仔细,纸张上的每一个字母都被他拈来细细咀嚼,一字一句都不愿错过。

干花随着他翻页的动作不小心滑落在地,骑领弯腰捡起,想要将它放回原位时才发现原本夹着花的这一页上有着些许笔迹,很明显是有人后写上去的。

那是一句外文,“StammiVicino. ”

骑领没见过这种语言,但他知道谁能告诉他这句话的含义。

“明天问问符文吧。”

 

隔日当我再次推开店门之时,店里已经坐着两个人了。符文正兴致勃勃地跟骑领说着什么,手上比划着动作,似乎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我朝骑领比了个手势,就安静地走到一旁的书架边,随手抽了本书出来。

总觉得自己现在不该出现在那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隔着重重叠叠的书架,越过书页翻动的轻微声响,我听到符文那充斥着耗不尽的活力般的嗓音。他似乎正在跟骑领说这次旅程中的见闻,时不时会有茶杯碰撞发出的细微声音,应该是骑领时不时地在为两人的杯子添上温热的茶水吧。

……唉,亏我也跟你共事这么多年,你可从来没给我倒过一次茶。

 

“……你这次去的地方也很有意思啊……”

耳边隐约传来两人谈话的声音。

我这可不是偷听,只是不小心听到了而已。抱着这种想法,我理直气壮地将耳朵贴上书架,试图听得更清楚些。

 

“其实光听我说的话有很多东西都会被遗漏掉的。”

“那可未必?”

“有些东西,不亲眼去看一看的话永远都不能真正感受到的哟。”

 

 瓷器碰撞的轻微响声。

 木质桌椅古旧的吱嘎声。

 以及符文愉快的声音。

“骑领,我跟你说过我成为旅行者的原因吗?”

“没详细说过。”

 

“我小时候的志向,其实是成为一名骑士——跟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单纯的敬仰罢了。”

“但后来,我居住的那个小镇上来了一个人。”

“不知为何他总是很喜欢跟我们这些小孩子混在一起,还经常会给我们带一些好玩的小东西。”

“有时我们问起他是从哪弄到的这些东西,他就会讲故事似的跟我们谈起他的一些经历。”

“后来他差不多休整好了,就来找我们道别,那时候我实在没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他‘你讲给我们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少年的嗓音里,笑意渐深。

“他说,‘有些东西,只有你亲自看到了才会相信的。’”

“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当然想不通这句话的含义。”

“所以回家之后,我跟姐姐大吵了一架——因为我跟她说,我不想当骑士了,我要去旅行。”

 

姐姐啊。

我印象中骑领也有个姐姐的。是一位很出色的女性。

只不过,早些年她就已经不在人间了。

 

“……那你跟你的姐姐,之后如何了?”

“哎呀,当时姐姐的样子真的太吓人了……不过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的行李都被姐姐收拾好扔在床边了。姐姐说,既然下定决心了就别磨蹭,要走就赶紧走。”

……唔。关系真不错啊。

“你们关系真不错。”我听到骑领说出了我的心声。

“就那样吧……所以,这就是我出来旅行的前因后果了。”

符文似乎是猛灌了一大口水,呼地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也是多亏了那个人,虽说我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得了,但要不是他,我也看不到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了。”

“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去亲眼看看呢。”

“看样子我们想到一块去了,骑领!”符文的声音不可抑止地染上了些兴奋。“我今天找你,就是打算来问问你的想法的!”

“我在这座镇子也休整得差不多了,过些日子差不多就该出发了。”

“你会跟我一起走吗,骑领?”

 

好的,骑领现在肯定是噎住了。

不得不说符文少年你真是干得漂亮,一击致命啊。不来做杀手简直都可惜了。

不过现在,我觉得我差不多也该帮他一把了,不然他得噎到什么时候去。

我小心地挪到店门口,尽可能地不发出声响。随后我一把扯开店门,木门由于我几乎算得上残暴的动作非常给面子地发出了一声巨响,成功吸引到了这店里另外两人的注意力。我扶上帽檐,做出一副刚刚进门的样子。

“哟骑领少年,我们又见面啦~”

别藏了少年,你就差把“得救了”这仨字写脑门上了。

 

符文似乎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调整过来,大咧咧地跟我打招呼。

不过马上他又回过头去,认真地看着骑领。

“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骑领,你考虑一下吧。”

 

在符文的身影消失在店门的瞬间,骑领就脱力似的瞬间趴倒在了桌面上。

“……欠你个人情。”他不情不愿的声音闷闷地传出。

“那我就不客气地接受了。”我顺势坐到了他对面。

骑领依旧趴在桌面上,垂着双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都听到了吧。”

“不小心听到的。”我理直气壮。

小小的店内又一次归于沉默。

 

嗯?什么?我干嘛要开导他,我是那种老好人型的角色吗?再说青春期的思绪最难捉摸,一个不小心我可能还会挨他一顿暴揍,不合算不合算,这浑水我可不趟。

……可他一直这么半死不活的,看着也真是不适应。

 

“你是想跟他走的吧。”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又管闲事!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怎么可能不想……”骑领依旧趴着,声音都比往常低沉了不少。

“那就去啊?别告诉我你是舍不得这家小破书店。”

闻言他并没马上说些什么,只是默默支起身子来坐好。

我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个不省心的小鬼。我从旁边找到水壶给他倒了杯水,看他还是那副反应慢半拍的样子,索性直接把杯子塞到了他手里。

“总之先喝点水。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逼你,毕竟这是你自己的事。”

 

估计他一时半会是说不出什么的。

想着稍微打发下时间也好,我从旁边的一叠书里随手抽出一本,硬质封面上烫金的字母告诉我它是一本跟音乐相关的书。就打发时间而言,完全够用了。

不得不说,一旦手头有事可做了的话,等待的时间就不再那样煎熬了。

在我将那书翻过小半本之后,骑领终于打破了这沉默。

“我……不能跟他走。”

我头都不抬。“这样自说自话真的好吗?”

“这不是我自说自话的问题。”他停了一下,“你分明知道,我不可能跟平常人一样在外面随便晃悠。”

他说得不错,我的确知道。

“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曾经的杀手身份,更不想因为这个而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危险,是吗?”

“……我决不能让他因为我曾经的过错而深陷险境。”

过错吗。

我摩挲着手感上佳的书页,微黄的纸张上印着的是一首意大利的咏叹调。虽说这上面的外文让我很是头痛,不过好在书上还贴心地附了翻译。

这歌词……怎么觉得有种既视感呢。

哦对,跟眼前这傻小子似的。

 

“我曾在艳丽的红酒之中投下毒药,

也曾用剑锋,划断歌颂爱意的喉咙——”

 

啊啊,真是罪恶呢。

虽说我并没有资格去评判这些。

 

“符文对我的事了解不多,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而我,其实对他的了解也并不算多。”骑领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可即便如此,在他邀请你的时候,你的确动摇了。”

 

“我听到你在远处哭泣的声音,

你也被抛下了吗?”

 

“……是啊,我差点就答应他了。”

“但冷静一向是你的优点,不是吗?”

“尽管我有时真的非常痛恨这该死的冷静。”

 

“就让这毫无意义的故事——”

 

“我不能害了他。”

“他跟我不一样,他不应该有那样的未来。”

“看样子,你已经有决定了。”

 

我将视线从书页上移开,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细碎的,绵密的,沉重的。

 

“……我会留在这里。”

“我就在这里,哪也不会去。”

 

“——随着星尘的影而散去吧。”

 

“是吗,我明白了。”

我将书往桌上一推,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角。

“那我就先不打扰了。”

 

临出店门前,我回过头来:“我说啊,骑领少年?”

“你是不是,太小看我曾经的第一杀手了?”

他一愣,我趁着他还没来得及刨根问底,迅速闪身出门。

 

……虽然马上又转了回来。

“……你这边,有雨伞没?”

“……”

不到三秒,我又一次站在了门外,感受着这个时节细雨不该有的渗人温度。

这次是被短刀“送”出来的。

 

罢了罢了。我摇摇头,索性放慢了脚步,不紧不慢地朝住处走去。

——反正都湿透了,要是感冒的话还能多休几天假。

 

小小的书店里,硬质封面的书还摊开在桌面上。骑领走过去想要将它收起来,不经意地看到了书页上的文字。

那是一首意大利咏叹调,歌名《StammiVicino》。

这句外文眼熟得过分,以至于他几乎是扑到书页上去找这句话的翻译。

“伴我身边,不要离去。”

 

少年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动作,脑海里也只剩下了疯狂翻涌的思绪。

去他妈的冷静。他暗骂一句。

 

“你是不是,太小看我曾经的第一杀手了?”

耳边那个人留下的话似乎还在萦绕。

 

骑领这才发觉,之前的自己似乎一直都钻在一个牛角尖里,不肯回头。

不过还好,他现在走出来了,而且还不算晚。

他从未如此期待第二天的到来,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符文的身影出现在店门口。

不,他等不下去了。

 

骑领狂奔着冲出店门。

被他留在桌面上的书依旧摊开着,异国的文字在纸张上铭记它所经历过的时光。

 

“若我与你相遇,

希望将变为永恒。

我害怕会失去你的存在,

所以,

请伴我身旁,

不要离去。

若是有朝一日,

就让我们共同离开,

我已做好准备。

伴你身旁,

永不离去。”

 

 

 

 

>>>>> 

 

 


我离开了那座小镇。

跟退休不干了的某人不同,我可是还有一堆活要干。就算是这次回来,也待不了多久就要赶去下一个地方了。

毕竟是临时决定回来的,有些事还是要安排下去才好。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叫了我现在的第一杀手来见我。

跟那臭小子一比,现在的这个孩子这么听话,简直是天使中的天使。

好吧,天使是不会当杀手的。

 

“老板,您叫我吗?”不多时,一位黑发少年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来得还是这么快。”我笑笑,“这两天出那个极密任务,辛苦你了。”

“诶?我最近并没有……”

我打断他的话:“你的成长真的很让我惊叹,连你的前辈,那位前任的第一杀手都能成功处理掉了,的确是给了我很大的一个惊喜。”

他眨眨眼,眼眸中迷惑的神色转了几转,随后那些疑惑就如同雾气一般渐渐散去,露出了然的神采。

“哦的确,那可费了我不少力气,我的肋骨到现在还是断的。”他耸耸肩,咧开嘴对我一笑。

“作为奖励,你可以稍微庆祝一下。”

“那我可以开个庆功宴什么的吗?”

“当然,”我也笑了,“注意别太过火了。”

“了解啦。”他朝我眨眨眼,挥挥手就出去了。

我则是在座位上陷入了沉思。

……真不像一个杀手组织的头头会做的事。

算了,就当日行一善。

我努力无视自己近期心软的频率,起身披上外套。

还有一堆事等着呢。

 

 

 

 

         

 

>>>>> 

 

 

 

我原本以为,我跟骑领的缘分已尽。

谁知道,因缘巧合,多年后我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镇子上又看到了他。

也仅仅只是看到而已。

他正站在一个蔬菜摊前,抱着个大大的牛皮纸袋,努力跟摊主讨价还价。我顺势环顾他周围,毫不意外地在离他不远处的另一个摊位前看到了另一个红发少年。

他们没怎么变。

但也完全不同了。

两人的无名指上都套着银色的精致指环,在阳光下泛出温润的光芒。

就是对我而言,有点太晃眼睛了。

我摇摇头,转身融入人群之中。

 

 

 

 

 

 

 

Fin.

 

 

 

 




OOC这个国泰民安的大鼎就由我来背负。

梗来源是群里小伙伴说的“退休杀手和旅行骑士”,反正大多数人看到这个设定都会默认符文是退休杀手吧?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好了。

文里引用的那首歌,对不起它存在,歌词被我改动了一部分,是某花滑动画里的嗯[.

对没错我最近就是在看那个,别揭穿我谢谢[.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