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汝之一生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哪怕落入黄泉,亦不得解脱”

虽然本来也不高产,但开学之后会更加低产,还请见谅。

【晴博】若我离去



“晴明。”
这日源博雅难得过来找安倍晴明饮酒。
这些年来,随着年岁的增长,源博雅过来拜访的次数渐渐的减少了。
岁月的痕迹在这位好汉子身上与他人也并无二致,他的鬓发染雪,岁痕如壑印于掌间眼角。他的嗓音不复青年人的清越,年岁沉淀下了些许沙哑低沉。

但即便如此,源博雅仍会独自一人,不带随从,不乘牛车,经过一条戾桥,去往他那位名为安倍晴明的友人的居所。
而安倍晴明也会一如既往地穿着白色狩衣,坐在廊下,随意唤来几个式神为他们斟酒温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怎么了吗,博雅?”
安倍晴明端起酒盏,细细啜饮一口。
阴阳师也并非不老不死的存在。年节变换,安倍晴明自然也会随之变老。
不可违天命,不可逆天道。
只是那衰老的痕迹,在他身上肆虐的速度,似乎是稍微减缓了些罢。

源博雅也啜了一口温酒。
近来天气渐凉,他连笛子吹得都少了,酒自然是不敢多饮的。
“晴明啊,我可能有段时间不能来拜访你了。”
他这样说道,声音里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于是安倍晴明笑起来,嘴角的弧度淡然。
“哦,是怎么了呢?”

“我要出门一趟。”
“真是罕见呢。”
“这次要去多久?”
“还不清楚……”
“可能是两三天,也有可能是几周,几月,甚至几年……”
说这话时源博雅只静静地看着这个熟悉的庭院,面容沉静。

闻言安倍晴明略一沉吟,挽起袖子来为他又斟上杯酒。
“既然如此,那今天就难得地喝个痛快如何?博雅。”
阴阳师嘴角笑意柔和,嗓音轻缓,一如多年之前。
于是源博雅也笑了,朝着对方举起酒盏。
“喝酒吧。”
“喝。”

式神安静地隐匿了身形,将空间留给这两位老友。

酒过三巡,源博雅的面庞上染了一层浅红,安倍晴明看上去也难得的微醺了。
“博雅啊,你这次要去多久?”
“晴明……你刚刚才问过的吧?”
“我也不知道啊……”
“也罢……”
“博雅,不管你何时回来,我这里都会为你留一套酒器的。”
“好。”

看两人也喝了不少,安倍晴明原本想让源博雅在此留宿一宿,对方却是摇摇头拒绝了。见状阴阳师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一路送对方至院门。
源博雅缓缓走出阴阳师的宅邸,忽然回过头来。
“不用挂念我,晴明。”
开玩笑般的言语,却是无比认真的神情。
安倍晴明笑了笑。
“去吧,博雅。”

于是源博雅回过身去,缓缓踏上归途。
这次,他没再回头。

安倍晴明回到院中,静静唤了一声。
“蜜虫。”
身着十二单衣的女子悄然出现,恭敬地行了一礼。
“把酒具收起来吧。”
他这样吩咐道。













*对于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大约就是希望自己能够陪伴在对方身边,但若是自己不在了又绝不希望对方因此而伤心难过,是这样的感觉吧。
总之就是这样一个脑洞啦。
感谢你的阅读。

*时隔一日多的ps
这里博雅是寿命将近了才会发生文中的这些的。





2016-11-17 /  标签 : 阴阳师晴博 36 7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