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鸦

原ID@南川君流
目前因学业暂离。
非正统我流爽文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晴博】守

《守》

 

 

*电影+原著人设,手游梗

*我不管我就是偏爱(。

*一个小段子,真·段子

 

 

 

 

“博雅,等下无论发生什么,都千万不要出声。”

“若是让他发觉了生者的气息,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敢保证。”

阴阳师这般叮嘱过他之后便不再多言,自袖中取出为数不多的几张符咒来,在两人身边按着他那桔梗印的方位,迅速张贴起来。

他打开手中折扇,以扇掩口,嘴唇翕动,低沉的吟唱之声便自他口中流淌而出。

 

是咒吧。

阴阳师有着一把常人难及的好嗓音,仅是平日里的言语之声听来就足以令人心情舒畅。一旦念起咒来,嗓音低沉了不少,却还是带着安倍晴明一如既往的气息,不至于令人感到压抑。反倒是如同月下清泉一般,清清冷冷,又不至于失了人气,若是再接近一些,还能体味出丝丝缕缕的柔和来。

恰似安倍晴明其人。

 

源博雅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想这些有的没的——毕竟,他们现在可以说是身处险境。

此刻正值黄昏,阴阳更替,乃逢魔之时。

他们刚解决完一件麻烦事,正在回程路上,却偏偏遇上了个麻烦的家伙。

博雅偏头,看到从两人身边徐徐环起的浅色屏障,和手边晴明刚刚贴好的符纸一张。

不是他常用的八卦方位,而是相对较为简易的桔梗印。

是因为才刚刚解决完一件事吧。就算是阴阳师,身上带的符纸终究也是有限的。

 

这的确不是什么能让人从容处理的事态。

但不知为何,源博雅却并不担心。

他从不怀疑安倍晴明的能力。

 

“来了,博雅……”

阴阳师低声说道。

想起刚刚“不能出声”的告诫,源博雅只是点了点头,不放心似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在他们眼前的大道上,伴随着落日最后的余晖,一团黑气逐渐凝聚成型。

它分明连形态都还没有,却是发出了嘶嚎般的声音,好似在吼叫些什么。

源博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擅长音律,自然会对各类声音都比较敏感。

这团黑雾所发出的声音,让他从骨髓中都感受到了深切的不快,甚至连头都开始隐隐作痛。

但他不能出声。

所以他也只能紧蹙着眉,更为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

 

黑雾逐渐逼近的这段时间,对于安倍晴明来说也绝对算不上好受。

那具象化的怨气越是逼近,他就越能感受到自结界表层传来的震动。

他双眼一眯,心里已是有了些把握。面对着博雅投来的询问般的目光,他也只是勾起一个微笑,递给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

放心吧,博雅。

安倍晴明将手隐于背后,暗暗捏了个印。

 

黑雾已然接触到包裹着二人的结界。

一声细微破裂声响起。

他递给博雅一个安抚的眼神,开始默默计数。

 

一层。

两层。

三层。

 

接二连三的碎裂声响起,博雅似乎有些坐不住了,他伸手按住对方,摇了摇头。

别出声,博雅。

 

四层。

眼看着黑雾即将与他二人交错而过,源博雅不由得在心里松了口气。

晴明却只是不动声色地往他身前站了些。

 

“咔嚓”

五层——

 

在结界彻底破碎的一瞬间,不等源博雅作出反应,安倍晴明瞬间回身将他推倒在地,随后整个人都覆了上去。

源博雅只来得及看到满眼熟悉的白色,以及擦着晴明后背而过的一抹黑雾。

晴明——!?

他几乎要喊出声来,阴阳师常用的那把折扇却轻轻地按上了他的双唇。

“噤声”

那人的茶色眼眸中好似写着这句话。

 

就算不能出声,对他二人而言,也并没有什么大碍。

源博雅能够读懂安倍晴明眼中的提醒,安倍晴明也能看到源博雅眸中的担心。

 

不知过了多久,阴阳师的身子忽然晃了晃,脱力似的倒在了源博雅身上。

“没事了,博雅……”

“晴明!你怎么样?!”

源博雅连忙从地上爬起,将阴阳师整个人揽进怀里。

他这才注意到,晴明身上的白色狩衣都已经被冷汗打透。

 

“晴明——”

又有什么东西覆上了他的嘴唇。

这次不是扇子,是阴阳师修长的双指。

 

“不要吵,博雅……”

“只是有点累了而已,送我回去吧……”

 

“晴明……你真的没事吗?”

“我几时骗过你呢,博雅?”

阴阳师缓缓地,勾出一个虚弱却柔和的微笑来。

 

那日,武士将阴阳师送回宅邸之后并未离开,而是坐在对方的隔壁房间守了一整夜。

所幸,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夜安眠。

 

次日,安倍晴明刚刚睁开双眼,便看到源博雅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身边,一脸要兴师问罪的样子。

……好像在门口看到了偷偷看戏的式神们呢。

他扶着额头坐起身来,随即就被披上了一件长外套。

他忽然就安心了——博雅怎么会真的生他的气呢?

于是他扯扯身上的外套,轻笑着开口。

“我又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了吗?博雅。”

“昨天那时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结界撑不到最后了?”

源博雅的表情无比认真,他也只好轻叹一声,道出实情。

“是。”

“毕竟结界是我布的,它能坚持多久我自然也是心里有数的。”

“所以,最后那会……”

“如果被它发现的话,毫无防备的我们多半就没命了吧——这样的话,要是那么做了能让博雅你活下来,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不知不觉的,阴阳师的嘴角又挂上了平日里那种白狐一般的笑意。

“……”

眼看着那率直的武士直接愣在了原地,他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又深了几分。

“晴明……!这种时候不要戏弄我……!”

“抱歉抱歉,是我不对,博雅。”

阴阳师还是很懂得见好就收的。

他轻咳一声,悠悠地说道:“昨天在结界还有效的时候,我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个能够隐蔽气息的咒……所以在没了结界之后,我用自己的身子遮住你的话,就能起到相同的效果了。”

“还好我动作够快,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晴明……”

武士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奈。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隐瞒着我,好吗?”

“我也想尽力去保护我重要的人啊。”

 

“——晴明,你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人。”

说这话时武士清澈的双眸直率地望着他,一时竟让他有些无法应对。

安倍晴明偏过头去,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蜜虫,萤草,三尾,热闹看够没?”

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嬉笑声,随即又归于平静。

 

源博雅知道,这是阴阳师有些害羞了的表现。

他曾说过自己这般直率的话会令他觉得难以应对,可对他而言,无法直率地将这些表达出来的话,实在是难受得很。

 

阴阳师忽然回过头来。

“你对我而言也是啊,博雅。”

 

武士抬头,正迎上阴阳师笑意盈盈的脸。

 

安倍晴明对源博雅不是毫无隐瞒的。

……比如那个所谓“隐蔽”的咒,虽然能够抵挡伤害,但却无法减免哪怕一丝一毫的痛楚。

这件事,他并不打算告诉源博雅。

 

但是,只要源博雅亲口向他求证的事,他绝无隐瞒。

只要安倍晴明亲口向源博雅说出的话,就绝无欺骗。

他向来如此。

他们向来如此。

 

 

 

 

 


2016-10-29 /  标签 : 晴博阴阳师 84 6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