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爽文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晴博】代

《代》

 

 

晴博小段子。

结局不唯一,if结局会单独放出。

 

BGM及脑洞来源:オーダーメイド-RADWIMPS

 

 

 

 

>>>>>>>>>>>>>>>

 

 

 

在我陷入沉眠之前,他这样问过我。

 

“我可以让你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看到一样。”

“那么,你想看到哪个?”

 

我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那就请让我看到‘过去’吧。”

 

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点惊讶。

 

“你确定吗?毕竟你所经历的事并算不上多。”

 

点点头,我确定。

 

“若是看到过去,就是所谓的‘回忆’了吧。”

“哪怕只有这么一点也好,我也想体验一下,作为一个人类的,真切地活着的感觉。”

 

他看了看我,伸出双指在我眼睑上轻抹一下。

“那么,如你所愿。”

 

 

 

 

>>>>>>>>>>>>>>>>>>>

 

 

 

 

我记忆中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关于这个人的。

 

一身白衣的阴阳师拿着一叠白纸,挽起袖子磨出一滩黑墨。

他脸上的神情是难有的肃穆,一举一动都神圣得仿佛祭神。

 

“那么,开始吧。”

我轻轻地动了动,作为回应。

 

“你想变成怎样的存在呢?”

他这样问我。

 

我想用言语回应,可无论我怎样努力都只能发出无意义的沙沙声。

这也没办法。毕竟现在的我,只是个连式神都算不上的纸人罢了。

 

注意到我的窘境,他从带来的那一叠白纸中抽出一张写了些什么,然后贴到了我的身上。

“是我疏忽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是说不出话的。”

“那就以此咒,赋予你‘舌’吧。”

 

于是我便可以开口说话了。

 

“我想要变成人类。”

“不止是外形上的,我更想试着去了解……人类所谓的‘情’和‘感’。”

 

“这样啊……”

他沉吟片刻,又抽出一张白纸,喃喃念了些什么。

 

“那就先以此咒,赋予你一个人类的外形吧。”

他微微笑着。

 

我低头打量自己现在的模样。

公卿贵族一般的装扮,黑色利落的短发,肤色相较于他的白皙而言显得稍暗了一点,但也就是最常见的武士的肤色。这里没有镜子,我看不到自己的五官,但从他的表情上看来,至少不会如何丑陋。这具身体看上去并不算强壮,可能更近似于修长,但我却能感受到在这身形之下暗暗游走着的力量。

 

我开口,发觉自己的声音也发生了些变化。

变得更加直率,也更有人情味了些。

 

“请问,这是……?”

我注意到,自己手中有着一样竹管似的东西。

 

“这是笛子。是一种乐器。”

“在现在的京城,人们多半都喜欢去学习些乐器,或多或少的也能对音乐有些感触。”

 

“我可以给予你演奏各种乐器的能力,和欣赏乐曲的天赋——”

“你意下如何?”

 

然后我拜托了他。

“乐器的话,会一样就足够了。”

“既然我现在有一支笛子,那我知晓如何去吹奏它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不管我会多少种乐器,我也无法与自己合奏。

我想找到一个人,能够以某种乐器与我共鸣。

我希望能有这么一个人,能够欣赏我这唯一的笛音,也能以某种方式给我不变的回应。

 

他又抽出一张白纸。

“那就以此咒,赋予你能够吹奏出美妙笛音的双唇吧。”

 

然后他继续问我。

“人活在这尘世间,总是需要一些力量去保护些什么的。”

“那么,你需要这样的武器吗?”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回答了他。

“是的。”

虽然现在的我,并没有什么要去保护的东西,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我希望,有朝一日,当这样的人或物出现的时候,我能去保护他们。

或者当别人不足以保护他的重要之物的时候,我能够拥有帮助那个人的力量。

 

他的神情似乎带着些微妙的无奈,但还是抽出了一张白纸。

“那就以此咒,赋予你能够熟练运用弓术的双手吧。”

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有力的手。

尽管带着些许粗糙老茧,但也不至于会在两手交握之时刮伤另一方。

 

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直视着面前那个人的双眼,试图寻找出我想要的答案。

因为我并不知道,这种模糊的感觉该如何去提问。

 

他忽然皱了皱眉。

“你的双眼……”

他这样说着,伸手轻触我的眼廓。

 

“我的眼睛怎么了吗?”

我这样问到。

 

他没有回答,只是伸手覆上了我的双眼。

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听到他低声呢喃咒语的声音。

 

“这样就好了。”

“这样的黑眸,或许会更加适合你。”

 

然后他收回手,我眨了眨眼,又一次与他对视。

视线交汇之时,我第一次在他那茶色的瞳孔中读出了些什么。

 

那种神情太过复杂,对于我而言也太过难懂。

硬要说的话,那是一种“意料之中的庆幸”。

 

我看到他搭在一边的毛笔,笔尖已经干涸,刚开始磨出的墨汁也已经全部用尽。

他收起剩下的几张白纸,看上去没有再去磨墨的意思。

 

“那么,到现在,你的愿望全都实现了吧?”

 

“我还有一个疑问。”

 

“是什么?”

 

“我现在的这幅样子,是不是您所认识的某位大人?”

 

这次他没有回答我。

他只是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继续说了下去。

 

“我已经为你施加了如此之多的束缚。”

“那么名字这个束缚,我就不给你了吧。”

 

我看着那个人的脸,不知为何,却感受到有冰凉液体在脸上划过。

 

“非常感谢您,晴明大人。”

 

 

 

 

 

>>>>>>>>>>>>>>>>>>>

 

 

 

阴阳师展开双臂,白色狩衣的宽袖在空中一荡,衣袂纷飞,恍如白蝶。

他双手一合,比出一个手势。

 

“现出原形。”

 

在他的面前,一张白色纸人自半空中缓缓飘落。

 

“果然啊……”

果然只有他,是无论怎样的咒都无法替代的存在。

 

这样喃喃自语着的阴阳师,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笑容。

连他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这次的这个笑容,比之前的都要真实了不少。

 

 

 

 

>>>>>>>>>>>>>>>>>>>

 

 

 

 

“晴明!”

伴随着呼唤他名字的熟悉声音而出现的,是自木质廊道上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安倍晴明微微一愣,随即便迅速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做出一如平常的波澜不惊的样子。

刚刚太专注了,所以才没听到他来了的消息吗……

 

还没等他自我反省完,熟悉的武士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他视野之中。

“晴明,你快看这个……啊哟?!”

源博雅原本是一幅迫不及待的急切样子,一路小跑着到了他面前,却因为差点踩到什么东西而吓得一声惊呼。

 

他顺着源博雅的视线看去,是刚刚的白色纸人,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晴明,这也是你的式神吧?”

“是式神——但也不太一样。”

“不一样?”

“与其说他是式神,不如说,他只是由我创造而出的,一个咒的集合体罢了。”

 

嘴上这样解释着,安倍晴明伸手将那纸人拿起,小心地折好收入怀中。源博雅这才松了一口气似的,大大方方地在他对面坐下。

 

“你又说这些我搞不懂的东西。”

放下手中提着的包裹,武士看上去有点不忿。

 

阴阳师又一次微微笑了,连好看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抱歉,我也不是故意说这些的。”

“不过博雅你也不需要知道这些。”

 

“我怎么觉得你又在取笑我了?”

嘴上这样说着,源博雅还是轻车熟路地接过式神送上的糕点,自己先挑了一块送进嘴里。

 

“当然没有啊。”

安倍晴明挽起袖子,给两人面前的杯子都斟满了酒。

“毕竟这样才是博雅嘛。”

 

源博雅嚼着嘴里的糕点,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原本是拿到了好东西才想来找你的,结果被这些咒什么的给绕进去了。”

 

他这么一说,安倍晴明才注意到了武士手边的那个包裹。

“哦?什么好东西?”

 

一提到这个源博雅便来了兴致,刚刚那为数不多的一点不开心也瞬间烟消云散。他拍掉手上沾着的糕点碎屑,三两下便拆开了那个包裹。

“你看,晴明!这么大的一只螃蟹!”

 

源博雅脸上带着献宝般的兴奋神情,看得安倍晴明不由得笑出了声。

“确实,这个季节正是螃蟹肥美的时候呢。”

“看上去就很美味,烤来吃的话应该会相当鲜美的吧。”

 

蜜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两人身旁,笑吟吟地接过螃蟹之后就往廊后走去。

 

源博雅脸上的兴奋还没消退,平日里就很清澈明亮的黑眸此刻仿佛落入了万千繁星,闪烁着纯粹的光芒。

“对吧,这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弄到的。”

“拿到之后我就在想,还是要跟你一起吃才好。”

 

“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啊……”

连安倍晴明自己都不记得他这是第几次说出这句话了。

虽说每次源博雅听到这话都会认为他是在戏弄他,但他自己很清楚,他每次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是无比认真的。

当然,这话他也不打算告诉源博雅。

至少,现在不打算如此。

 

廊后隐约飘来螃蟹的香气。

安倍晴明笑了笑,看着源博雅脸上毫无掩饰的兴奋和期待,也拿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

 

再稍微等一下吧。

马上就好了。

 

 

 

 

 

 

Fin.

 

 






>>>>>>>>>>>>>>>>>>>>>>>>






以下if结局,BE不喜勿入。







>>>>>>>>>>>>>>>>>>>>>>>>>    





我从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再度醒来的一天。 


“晴明大人……?您叫我?” 


我有些疑惑,也不知道现在距离我沉睡之时已经过去了多久。

眼前的阴阳师看上去容颜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他的眼角眉梢已经爬上了些许皱纹,鸟帽遮掩下的鬓发也混上了几丝白发。

不知是岁月的原因还是怎样,他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如当初我印象中的那般意气风发了。

他憔悴了不少。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何。


 他慢慢开口,嗓音听上去比之前沙哑了些。

“我还没给过你名字,对吧……”

我点头。

“那我现在给你一个吧。”

 他勾起嘴角,却带了些自嘲的意味。 


“源博雅。”

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我恍惚想起了他很久很久之前说过的话。

“名”也是咒。是世间最短的咒。

但这不代表它的效力会减弱。


 “好的,晴明。”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他猛地别过了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If结局-Fin. 








2016-10-16 /  标签 : 晴博阴阳师 53 11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