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随便写写,想开志怪设定的长篇坑,这是其中一段。





>>>>>>>>>>>>






“你当真以为,你能跑掉?”
叶沂川脚下紧追不放,唇边却是勾起了一丝轻松的笑意,手掌轻抚上腰间银铃。

“你答应过我的。”他低声道。

似有一声叹息伴随而出,一道赤色身影在半空中逐渐凝聚成型。李时渊淡淡抬眸对上他的眼神,随后身形一闪,手中赤红长枪扬起。
一声闷响。
叶沂川略一闭眼,大步走向那人身边。

刚刚还鲜活地存在于此,试图逃亡的那几个人,如今都沉寂地躺在地上,身下一片赤红土地。他们的脸上都满满地写着惊诧,怕是临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于何人之手吧。
李时渊就静静地站在他们身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已死的他自是不会沾染上任何血污的,可某一瞬间,叶沂川竟有一种这人浑身浴血的错觉。

但他并未多说什么,只是低下身去拾起地上那几人的腰牌,随手一抹便收进口袋里。
几人衣襟上曾经湛蓝的滚边,已然被血浸染,尽数沉上暗色棕赤。
李时渊沉默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安静得仿佛不曾存在。

“你现在,定是恨我入骨罢。”
叶沂川回头看他一眼,平静道。
“若是你想杀我,尽管动手便是。”

他说完这话便不再看他,自顾自的就要走。
右手却忽然被谁一把握住,他的去势也因此被阻断。
寒彻入骨的冷意,是鬼魂独有的触感。

“是吗?”
“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何要恨你入骨呢。”

这人,真真恶劣。
分明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了……
就非要听他,自己亲口承认吗。

叶沂川低下头,唇畔那丝无谓笑意消失无踪。
他伸出手,指向地面那滩暗赤色泽。

“你所向往的,不就是这所谓的长空浩意吗。”
“如今却被我这恶谷中人逼迫着亲手斩杀同袍,你怎会不恨我。”

“你倒是看得清楚。”

“毕竟事情本就如此简单明了。”

他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嗤笑,一时间竟无法分辨这笑声中究竟几分讽刺几分笑意。
随即他的手掌被松开,他几乎没有停顿便继续向前走去。

“你说,若是我想杀你,尽管动手便是?”
李时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依旧是平静得不带什么感情。
“不错。”他脚步不停。

“你明知这意味着什么。”
若我一个鬼魂想要对你不利,你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可你却说了这种话,就好像引诱着我去对你出手。

“叶沂川。”
“你究竟,在想什么?”
李时渊问。

在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

最开始踏上这三生路之时,自己着实是对那所谓的浩气长存失望至极,只想图个自在逍遥。
也因此,自那赤红滚边加身之后,他便再不顾忌其他,手中剑刃饮血不止,斩人无数。
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究竟亲手造就过多少屠杀。

某天他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
可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生活除去杀戮竟再无其他,连藏剑山庄都因他的所作所为而将他除名。
他一度失去一切,也因此,不敢再彻底舍弃一切。
所以他只能继续杀戮。
可或许……
或许他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也说不定。

叶沂川猛地抬起头来,平日里总是噙在唇畔的无谓笑意又一次出现在他脸上。
他说:“一言既出,便无反悔的道理。”

若是你,能替我结束这样令人厌倦的生活的话。
那就只管出手便是。

他又一次听到一声嗤笑,真真切切地落在耳边。

“可我如果说,我并不恨你呢?”

那怎么可能。

“确实如你所说,我想守好这一方长空浩然意。”
“可比起这些,我更在意我能否尽诛宵小。”

李时渊提起长枪,指指地上几具冷透尸体。

“既然你说他们当杀,那不管他们是否我浩气中人,我都信你。”
不论他是否蓝袍加身——
当杀则杀,斩尽世间之“恶”。

而后他又大步上前,抬起叶沂川的头来跟他对视。

我信,你即为“善”。
所以,别辜负了我如此信你。

吾之信念?
唯除恶扬善也。










2015-11-20 /  标签 : 策藏 4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