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言念。」


他来见那人的时候,那人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

于浅薄月光笼罩之下,那人的衣襟都染了层雾般的模糊色泽。他双唇微抿成线,眼中唯余凉薄一片。

他并未刻意隐去自己身形,他也知道那人定已察觉他的到来。

然而那人并未回身,他也就不敢再往前一步。他只默默地站在那人身后,一言不发。


那人唇畔再没了往日那一抹温暖弧度,看得他胸口偏左的位置一阵阵地泛起带着寒意的抽痛。


好冷啊。

竟是比那一轮寒月还要冷上几分。


“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讲,说罢。”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的声音才在这一片夜色之中安静响起。


他还有什么话要跟他讲?

他还有什么话不想跟他讲?


醒时醉时不曾间断的思念也好,乏时倦时不曾忘怀的音容也好,危时安时不曾放下的挂念也好。

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想慢慢说给眼前这人听,也只想亲口说给他听啊。


思念纠缠,爱念盘结。

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诉说。


“……我很想你。”

他最终也只是吐出了这样一句单薄的思念。

却是厚如磐石。


夜沉如水,静默如岩。

他本就没奢求能得到回应。


他闭了闭眼,正欲转身离开时却是被狠狠地扯住了衣领。


“那你倒是回来啊?!”

映入双眼的那双墨色眼眸之中,再没了刚刚的凉薄淡漠——

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怒意和思念,纠缠着翻涌着自眼底层层漾出,几乎要将他吞没殆尽。


他将手覆上那人死揪着自己领口的手,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回?

他又何尝不想?

可他……要怎么回?


沉默在小小的庭院中弥漫开来,悄然融入每一寸空气之中。


隐隐传来打更人喑哑的嗓音,竹筒敲出的通透声响传入两人耳中,昭示着黎明的将近。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


“……抱歉。”


那是晨曦到来前最深的寒夜,他低声这样说着,覆在那人手上的手掌都在微微颤抖。

而后,赤袍银甲的将军身影,便在那人眼前逐渐趋于透明,直至消失无踪。


那人保持着抬手的动作许久,才缓缓放松了已经有些僵硬的双手。

他抬起头来,迎上天边刚刚出现的一抹晨曦,忽然就笑了出来。

“白痴吗。”

“想要说的话,为什么就是不肯对我说清楚呢。”


随后,锦衣青年的身影也安静地消失无踪,融入一片晨光之中。


执念未消,忘川不留。


你有想要对我说的话,我也有想要听你说的话。


待到哪日,若你愿意将一切慢慢讲给我听的话……

到那时,我便仔细听下你所说的每一言每一语,并将那一切都铭记于心罢。


然后,就一起淌一趟,这三途河川罢。






>>>>>>>







失眠瞎写……

回过头来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什么东西……

睡醒如果还有想法的话就把这堆玩意改一改吧……

嗯……我还是睡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