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爽文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红衣佳人——]

赤袍银甲,衣襟中古旧的护心镜泛出风霜沉淀的光华。

那人一拉马缰,马儿就安分地收了步子,连带着马上那人一同,稳稳地停在他眼前。

咧嘴一笑,眉目间满是潇洒凛然,却又温柔得紧。


[白衣友。]

于是舒了长眉,扬了唇角,竟是有几分释然。

纯白锦袍随着他的步伐缓缓摆动,他上前几步,略一拱手,对着那赤袍将军朗声道一句——

“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朝与同歌……]

正值意气风发的年纪,鲜衣怒马,恨不得凭这一匹马踏尽他所守下的这山河万里。

他们如同孩童时那般,抛下一切顾虑烦恼,策马同游。也并没有人会刻意地去看路,走走逛逛,潇洒肆意,一路笑意不曾熄灭。

他听着那人微低的嗓音唱着他们军营里的战歌,分明只有他一人却唱出了千军万马般的厚重。他想破了脑袋却也只能唱出几句江南小调来作为回应,自然是少不了被那人打趣一番。

笑骂了几句却也并未真的动气,不多时,又只余下笑歌一片。

“下次,我定备上好酒,以待君归。”

“那我可不能错过啊。”

那人笑笑,翻身上马,赤红身影渐行渐远。


[……暮同酒。]

清酒一碗,缓缓倾倒在手中断枪之上。

他纯白衣袍不复从前色泽,鲜血和战火的印记肆虐其上,狼狈得紧。

可他却全无在意,只是沉默着倒尽碗中酒液,又斟出满满一碗猛灌入口。

热辣的,猛烈的,却在咽下之后又留下缠绵甜香,余韵不散。

他从不说谎,这确是好酒。

“既是为你准备的酒,自然是要让你喝到的。”

“其实比这更好的酒也并不是没有,本想着慢慢来的……”

“谁知你福分如此浅,怕是没有机会再喝到喽。”

他摇摇头,视线无意间落到枪头上,眼神一滞。

虽已被战火洗刷到看不出原色,但不难想象那细穗曾经的鲜艳赤红。

一如那人的战袍般鲜艳耀眼。

那人曾说,红色是温柔的颜色——

一如那东都洛阳的夕阳般灿烂温暖。

而就是这般的红色——

却总令人想起丝丝血色。

战后那一场烈火,燃尽梦魇般的瘟疫。

也将你残留的踪迹,彻底抹去。

自此世间千观万念——

你再不会回到我的身边。




>>>>>




原本这其实是个条漫的脑洞,然而我并不会画画……

一个成型的条漫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然而却没法把它画出来的痛苦……能懂吗!!能明白吗?![别闹

后来实在无法忍受了,我就试着把这个脑洞写了写……结果写出来立马变味啊,明明我脑洞里的那个条漫是那样的简单粗暴[[[

……嗯虽然这个也很简单粗暴就是了。

总之也是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