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那就麻烦上一道这个……然后……”正跟店小二点着菜的那人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向他这边,见他有些分神便伸手轻叩木桌唤他回神。

“你要不要再点一道?”

他还没彻底回过神来就下意识地回答:“不必,合吃一道就好。”

那人笑笑:“也是。”随后便挥手示意店小二可以离开了。

他忽然想起,在许久许久之前的过去,他们之间对于饮食口味的统一可远没有这么和谐。

他们俩,一个生于西子湖畔,一个长于东都北邙。生长的环境不同导致他们的许多生活习惯都不尽相似,其中分歧最大的怕就是这口味的问题了。

虽说他身为军人常常不能对果腹之物奢求过多,但在能够选择的时候他也确实是改不掉饮食中重咸的习惯。而那人自小的饮食就清甜得很,如今也是很难与他的口味相适应。

所以,最开始两人一同出行时,往往都是各点各的菜。但这样总会剩下不少的菜肴,同是经历过乱世那种苦日子的二人自是无法心安理得地继续下去。

解决的方法说来容易,只要适应了对方的口味就好。可这哪有那么容易?

于是他看着那人第无数次说着“没事”却蹙起眉头去找水喝的样子,终于是轻叹着说,我是军人,不管口味如何我好歹都还能适应得了。
所以你也别从那儿打肿脸充胖子了。当时那人听了他这话差点把手里的筷子糊到他脸上。

总是这般让步于他的意愿,或许是个坏习惯也说不定。但已经习惯了的事,哪有那么容易改掉。

再者说,他也并不是全无私心。毕竟他着实不愿那人泉水激石般清朗的好嗓音被调味过重的饮食影响。那般好听的嗓子若是为了迁就他而不复从前,那他岂不是暴殄天物。

一只温热的手忽然抚上他的脸侧,打断了他飘忽不定的思绪。

“你今天怎么总是走神?”那人问。

他微微摇头,却是更贴近了那人的手。“想起些事而已。”

那人似也是有所依恋,手上的动作略微保持了一会才轻轻将手收回。

“先吃饭再说吧。”

他这才将视线落到眼前的菜肴上,伸筷去尝了一口。

比他原先吃的要淡了不少,但也比那人习惯的口味要重了些。

他看着那人从容吃饭的样子,终是没能抑制住心底满溢而出的暖意,嘴角微扬划出一抹弧度。

好嘛,各退一步而已。





我说这是策藏你信吗。

Bug这么明显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这是同人。

我决定什么TAG都不加了,当纯段子看吧[.

……都是午饭太咸的错!!!

以及Lof总吃我格式。我想炸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