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爽文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About my lifetime》

*LKCN

*角色个人理解带入有

*并不算是文,只是一些脑洞和段子的整理

>>初遇


“啊啊抱歉撞到你了!?”

“……谁。”她毫不掩饰地将火箭筒扛上了肩头。

“……好人?”

“电磁飞弹。”


>>伪私奔?

“其实我现在是逃班中啦……估计很快就会被追上了吧。”少年长叹一声,干脆彻底放弃挣扎,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

很闲的复仇小姐,略一思索之后朝着逃亡中的红发骑士伸出了手。

“不如,你跟我走吧。”

“好啊?”少年毫不在意地报以一笑,握住了那只朝自己伸来的手。

>>真的?


“你应该不怕高吧。”

拎着人的衣领一路飞上了净化坟墓的悬浮岛,复仇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似乎是很享受的样子。

“当……当然不怕嗯。”

红发少年这样说着,探出半个头去朝着下面窥视了一眼——而后默默地咽了口唾沫,身子却是稍稍地朝着复仇的方向挪动了些许。

她生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了他人的体温。

虽然很不适应,但她并未选择拒绝。


>>一诺


“或许过些日子我就要出去冒险了……不介意的话,复仇小姐要成为我的伙伴吗?”

少年随口说出邀请似的话语,看似漫不经心,可实际上却认真得很。

“……乐意奉陪。”

“那么,就说定了!”

“到时候我会来找你的。”

“嗯。”

小指相扣,最为单纯的誓言却也是最为真挚的诺言。


>>曾经


曾经的曾经,在少年刚刚成为一名骑士领主的时候,他的导师领着他来到了一张长桌之前,告诉他,他需要做出选择。

眼前的长桌之上,左侧是轻剑与圆盾的组合,而右侧就只有一把单纯而又厚重的双手剑。

少年记得,他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若我不能一往无前,又能保护得了什么?”

而后他握住了那柄厚实的双手剑,没有任何犹豫和徘徊。

曾经的曾经,在许久许久之前,在她还尚未选择自己的道路之时,有人手捧着两枚截然不同的芯片对她这样说了。

“你是想要成为创造一切的王女,还是想成为这世上最为锋利的,无坚不摧的利刃?”

她清楚地记得,那时她的回答是怎样的。

“无礼。”

“吾生即为王,与手中是否执刃又有何干。”

而后,她拿起了那枚最为锐利的芯片。


>>再誓


当初的他们渴求力量,或许有着无数无数的,或是大义凛然亦或是微不足道的理由。

而如今,这理由又多了一条。

“以我之剑,护你之国。”

那位骑士单膝跪地,轻吻着她的手背这样说道。

可她并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小女生,也绝不会任他一人陷身于危难之中。

“作为回报……”

“我承诺,以此钢铁之躯,护君一世无恙。”


>>终无言


许多许多年后,在经历了漫长漫长的岁月之后。

有谁在一枚残破石碑之前,放下了一束纯白纯白的,干净到刺眼的玫瑰。

石碑上的文字早已在风沙的侵蚀下变得模糊不清,甚至连石碑本身都已经被打磨得失去了原本的形状。

可即便如此,每年这块石碑之前,总会有一束纯白的鲜花安静地摆放着。

“我许诺,我将伴你走过你身为人类的,短暂而稍纵即逝的一生。”

而与你一起的回忆,将伴我永生不朽。



>>你学到了……什么呢?



不会再去抗拒那个人的温度。

不会再刻意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寡言而迟钝的她也终于是学会了所谓的“关心”。

午夜梦回之时偶尔也会感到不安。

夜尽天明之时,向来波澜不惊的眼中会有微凉液体滑下。

那恐怕就是人类所谓的……“梦境”吧。

她甚至学会了,要怎样去丰富自己的情感。

而直到许多许多年后,她才猛然醒悟——那位骑士所教给她的,并不止这些。

他令她学会了,如何去怀念一个人。

双唇微启,房间中的静谧却是始终不曾被打破。

无以为言,皆以为念。


>>真的无能为力吗?


你觉得,这可能吗。

我们是纳斯德。没有完全无能为力的事。

在我的资料库……也就是你们所谓的“记忆”之中,始终保留着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那人的一言一行,音容笑貌,一切习惯甚至他的气息,全部全部,都精准地记录在那里。

我不否认,我的确可以让他“重生”——以纳斯德的姿态。但我不会这么做。

他会生气的,就是这么简单。

他曾说,人的一生之所以会变得有意义,就是因为这生命的短暂和脆弱。

而他也从未觉得这有何不好。

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的想法他的决定,我无权干涉也无意干涉。

尽管我确实,很想再见他一面。

但我依然会尊重他的决定。

而我也会试着去理解,他所谓的“生命的意义”。



>>告诉我吧……?


曾几何时,在那位骑士先生还不是骑士的时候,他这样问过她。
“伊芙小姐,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你是爱我的对吧?”

曾几何时,在那位骑士先生已经成为了骑士之后的许久,他又一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像是发问,更像是确认。
“你是爱我的……对吧?复仇小姐……?”

虽然这听上去很残忍,但她直到那位骑士的墓碑都已模糊之后,才总算是给出了一个答复。
“我是……爱你的。”

曾几何时,在那位骑士第一次向她发问的时候,她的感情系统中甚至出现了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名为“冲动”的情绪。
她当时只想不顾一切地给予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可代码那永恒的冰冷和理性硬生生地阻止了她即将出口的一切话语。

就算你这样对我说了。
我也……并不清楚,所谓的“爱”究竟是什么。

这样的我,真的有资格向你说出“爱”这个词吗。











好像忘记说这是不定期更……?毕竟只是脑洞集合,想到一点就写一点,就算很模糊很意识流也暂时没有详细去写的想法……见谅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