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北国烈火与暴风雪(完)

《北国烈火与暴风雪》

 

*本篇为艾尔之光相关同人,符文杀手&骑士领主(骑士统领),三转要素有请注意。

*我起好标题才意识到艾里奥斯没有北欧。但是我……不想改了。

*然而这其实是架空设定,绝大部分都是跟游戏无关的私设(。

*ooc和薛定谔的bug常伴你我身边。

*为方便阅读,整合成一篇了。

请务必赏脸搭配bgm食用:北欧烈火と猛吹雪

 

 

 

以上OK?

下拉正文。

 

 

 

 

 

-00.

 

 

 

他一共对自称符文杀手的少年伸出过三次手。

第一次,对方不置可否。

第二次,对方明确拒绝。

然而第三次,那人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同意。

第三次,那人将一个问题抛回给了他。

 

 

 

 

-01.

 

 

 

 

这个地方的雪似乎永远不会停息。

 

从骑士领主按照地图的指引找到这个连他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港口城镇开始,已经过去了两三天。要说为什么叫不出名字,是因为他跟这里的人几乎没有沟通的手段,而他手里仅有的那张简陋的地图上除了最基本的路线外再没了半点信息。

与这里的人无法沟通这件事,他是在到达的第一天就认识到了的。

说实话,就凭着那所谓地图上的几道线条,连骑士领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找对方向。一路上磕磕绊绊的不知绕了多少弯路才总算是摸到了这个城镇,骑士领主看着手里那张皱巴巴的牛皮纸,只觉得这张纸如果落到别人手里一定会被当作垃圾毫不留情地丢掉。

所以他站在城镇入口,顺势拦下一个人想要问问情况。他会的外语不多,但最基本的通用语他好歹还是会讲的。至少普通沟通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他一直是这样以为的。

然后他就在对方开口回应的一瞬间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他听不懂。而且看对方的表情,别说是讲通用语了,他们多半也听不懂他说的话。

这是完完全全的语言不通啊。

 

靠着肢体语言他好歹是解决了食宿问题,不算昂贵的小旅馆却能提供女主人亲手烹制的饭食,东西不多味道却很醇朴。旅馆的经营者们同样也无法听懂通用语,却会在见到他的时候朝他露出微笑。

可惜自己不是来旅行的,骑士领主不无遗憾地想着,至少不单纯是为了旅行。就他自己而言这样的现状真的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地方,但他也总不至于忘了自己跑到这里来的目的。

德拉贡。他想,这狡猾而强大的魔物总算是露出了马脚。

而他骑士领主不为别的,正是为这魔物而来。

 

话虽如此,但没有情报的话一切也无从谈起。

在用肢体语言挣扎了三天之后的现在,骑士领主把自己摊平在小餐馆的桌椅上,悲伤地承认了光靠肢体语言是没法打探情报的这一事实。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别说三天,就是三个月也打探不出半个字来……

 

他在等待餐点的间隙百无聊赖地扭过头去,看到一群佣兵打扮的人站在一块木板前,叽叽咕咕地讨论了好一会之后,小心地从上面撕了张纸下来。

哦……也就是说那是公告栏一类的东西吧。

反正这样耗着也没用,倒不如随便接几个任务碰碰运气。万一他运气就是那么好,就让他给碰上了呢?这样想着,骑士领主起身走过去,伸手准备随便扯几张委托下来。

 

“那个委托不要接比较好哦。”

似笑非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用的是通用语。

 

……

通用语??

 

他猛地回过头去,对上一双如火焰般燃烧着的赤红眸子。他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坐在那个位子上的,身上的斗篷看上去有点破旧却很干净,两条发辫乖顺地贴在他的颈侧,颜色是与眼眸相同的,烈焰般的赤红。

“啊,我果然没猜错。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对方依旧是笑嘻嘻的,骑士领主却清楚地看到那双眼睛里并没有半点笑意。

那人伸手指指他刚刚差点接下的委托:“本地人的话,都知道这个委托不能随便接的。”

 

可他要找的就是不能随便接的委托。“为什么不能随便接?”

“如果你不想自找麻烦的话。”对方答得干脆。

“什么样的麻烦?”

 

“好奇心太旺盛可不是好事。”对方一挑眉,三两下蹦到他身边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之后忽然笑了起来。

“但也不是不能告诉你——你请我一顿饭,我就告诉你。”

 

 

 

 

 

-02.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

明明发色和眸色都是热烈的红,眼神却是完全相反的冰冷。

明明表情和行为看上去都是那样的轻浮和不拘小节,实际上却找不出半点破绽。

明明几句话几个眼神就把别人看了个透,被问到关于自己的事的时候却总是回避得圆滑而巧妙。

他当时只觉得这是个非常难对付的人。

 

 

 

 

-03.

 

 

 

 

 

虽然感觉自己这算是被敲诈了,虽然无法确定眼前这人是否可信,但在没有其他选项的现在,骑士领主也只能认命地掏出钱包,任由对方敞开肚子吃了个爽。

“那个委托是本地很有名的一个海盗团发出的,毕竟是海盗团这种组织,想要招人的话总不能正大光明地贴个招聘广告对吧?所以他们以海盗团的名义向外发布一些委托,接下委托的人他们就默认为有加入的意向,而委托内容本身就相当于入团考试一样的东西了。”

那人嘴上跟他解释着,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怠慢——把鳗鱼和餐包切成小块,沾上软糯的芝士土豆泥和红酒风味的酱汁,一层层叠起在叉子上,在说话的间隙送入口中大口咀嚼。

“原来是这样……”骑士领主想象了一下自己接下那个委托的后果,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不不不,他可是公国的优秀骑士,暂时……不,这辈子都不会有转职为海盗体验全新生活的欲望,没有。

 

“嗯,所以你一个外地人来这里做什么?”

“什么外地人……我的名字是,”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口鱼肉堵住了嘴。

“在这里没人会和不怎么熟悉的陌生人用本名交流。”对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收回叉子,“所以你叫我符文杀手就行。”

“这听上去像是个职业而不是一个人。”

“这就是职业啊,顺便一提我的编号是130来着。”

“……那如果我遇到前面那129位可怎么办,你们都是符文杀手吧。”

对方又笑了起来。“先不说他们大部分都已经死了……就算遇到我也知道你是在叫我啊。”

“除了我,这里还有谁能听懂你的通用语?”

……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叫我骑士领主吧,礼尚往来。”

 

符文杀手的这顿午饭似乎的确是吃得有点久了。原本骑士领主就是午后到达的这家店,而符文杀手来得要比他更晚一点,再加上他又毫不客气地猛吃了一顿,眼看着现在已经快要到晚饭时间了。就连店里的服务生们,在看向他们时眼神里也不由得带了一丝探究。

符文杀手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四周,手中金属餐叉落在白瓷盘上发出一声脆响。

“这里似乎不适合继续聊下去了……这位骑士先生,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慢慢聊?”

“换个地方?”

“比如,去喝一杯。”

 

骑士领主不置可否地扬起眉梢。“冒昧请问一下,你成年了?”

“那骑士先生,”符文杀手耸耸肩,“你觉得我们有除了酒吧之外的选项吗?我事先声明,这里可没有咖啡厅那么文雅的东西。”

“或者你要是实在介意,就算去酒吧点热牛奶我也不会笑你的,我保证。”

“……这还真是不劳费心了。”

 

“那我们走吧——哦对,还有一件事。”

符文杀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眼神往他的方向淡淡一瞥。

“你那个精致的袖扣,还是收起来比较好哦。”

 

难对付的人——这大概就是骑士领主对符文杀手的第一印象。

 

 

 

 

-04.

 

 

 

 

——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只名叫德拉贡的魔兽。

说来你可能都不信,为了抓住这家伙露出的马脚,我已经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你知道的,它之所以如此嚣张,就是因为它那高得出奇的智力——我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有多少次风尘仆仆地赶到某处却只是扑了个空,最开始我还会气得直跳脚,感觉自己被一只魔兽嘲弄了。但到了现在,反而是生不起气来了。具体为什么?这个我也不清楚。

自三年前我被王国指派来讨伐它开始,我究竟走过多少个地方?这种问题本身就没什么意义。

 

不过这里很有趣,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通用语完全不能用的情况。

骑士领主笑起来,原本身上那些能够显示出他身份的精致物件在进店前都被小心收起,如今他和符文杀手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晃动着手里的木杯却并不往嘴里送。

 

“说起来,这个地方究竟叫什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骑士领主开口问道。

符文杀手看了他一眼,张口吐出几个字节。

“……”听不懂!!

看到他的反应,符文杀手倒是很镇定,满脸都写着“果然如此”这几个字。

 

“言归正传吧,你要找的就是那只魔物对吧?”

“我可以帮你。”

“诶?”

“地点,路线,情报……这些我都可以帮你,只要你敢的话。”

“简而言之,我能帮你到达那家伙的所在地。当然,不是免费服务就是了。”

 

“可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不适合这里。”

 

 

 

 

-05.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符文杀手看着眼前这人迷惑不解的神情,没来由地这样想着。

 

分明已经在外游历了将近三年,却有着这般纯粹的,清澈的眼眸。

分明是处于相当不利的情境之下,语言不通,风土不识,人情不解,却不曾显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惧色。

说白了如今的他跟被流放也没什么区别,三年前眼前这个人最多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让这个少年只身前往传说级魔兽的讨伐,说是流放都算好听的了。

他自己也是知道这点的,不然也不会在提起“骑士领主”这个名号时露出那般痛苦的神情。

虽然只是稍纵即逝而已。

 

理性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去面对事实,去面对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的事实,“王国的骑士”这个名号却带着铺天盖地的压力向他袭来,如同信仰一般融入他的骨血,细雨一般渗进他的骨髓。

这信仰与理性充斥着矛盾,他却执拗地想要为这一切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矛盾的,贪心的,执拗的,却又直率而纯粹,如同一个同时抱着玩具熊和木剑的孩童,瞪着一双不带一丝杂质的双眼不肯放手。

 

符文杀手只觉得这是个奇特的人。

奇特,但很有趣。

 

所以他不适合这个地方,他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包括跟他也是。

 

这样想着的符文杀手,在对方伸出手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同行时突兀地笑了出来。

“我说这位骑士先生,太贪心可是不好的哦。”

他没有回应那只悬在空中的手。

“很遗憾,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骑士领主是倔强地抱着玩具熊和木剑的小孩,可他不是。

他早就把自己的玩具熊扔掉了。

 

 

 

 

-06.

 

 

 

 

为什么不答应他呢?

有事不过个敷衍的借口,就算那位正直的骑士先生相信了这个粗糙的说辞,他也骗不过自己。

更气的是他虽然这样打发了骑士领主,但不知道脑子里是哪根筋不对了,居然还偷偷摸摸地跟着对方一起上了雪山。

 

不,我只是刚好有个委托需要来这边做。符文杀手扯着围巾试图自我催眠。

然后狂风卷着细刃般的暴风雪呼啸而来糊了他满脸,就好像连掌控天气的女神都看不下去了似的。

符文杀手面无表情地抬手抹掉脸上的冰晶,捏着鼻子啐出一口冰凉雪水。

好吧好吧,他就是看不下去行了吧。

 

不,可这也不能全怪他啊??

他本以为骑士领主在得到自己那样的回应之后会试着再说服一下自己,或者想办法找别人帮忙,最不济至少也会好好收拾一套上山的行头再出发——谁知道那家伙就只是点了点头,问了他具体的位置之后出了酒吧就直奔着德拉贡所在的雪山就去了!

怕不是个傻的。符文杀手咬牙切齿地缩在树后,看着前面依然无知无觉地前行着的骑士领主。

那个人身上除了一把剑之外什么都没有,就算有食物估计也只是最少量的储备,就这么个状态,居然也敢独自闯进雪山面对那只传说中的魔物?!

通常来说这种行为都会被统称为“送死”或者“自杀”,可骑士领主这人却是满脸的理所当然,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遇到这么一个人,不担心才有鬼。符文杀手暗自叹了口气,眼看着骑士领主已经走出有一段距离了,连忙快走几步跟上。

 

但现在想想,其实他们相识还不到一天,彼此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他又何必为这样一个人的生死操心?毕竟今天之后,他们多半也不会再见面了。

 

为什么呢?

大概是被那双眼眸里的神采吸引了吧。

或许那个人所经历过的三年历练只有在那双眼睛里才能寻觅出一丝踪迹——乍一看是燃烧着的,坚定而直率的清澈眼眸,仔细一看却又沉淀着一丝暗色,破釜沉舟似的觉悟和藏匿起的挣扎从那片暗色之中隐约沉浮。

那样的目光总会让他想起曾经的自己——他曾经也是个贪心的小孩,不管什么都想握在掌心,总觉得自己好像能守护住所有。

直到有一天他的师父在他眼前死去,而他只能在对方布下的符文阵中无力地嘶吼哭喊,挣扎着恳求师父放他出去。

最后他也只能在那个绝对安全的距离看着他师父的生命落下帷幕,等到他身边的符文终于彻底消失之时,他只觉得喉咙一阵火烧火燎般的疼痛,哪怕发出一个音节都是嘶哑的,带着腥甜的血腥气。

他将那位符文杀手已然彻底冰冷的尸体扛下雪山,继承了那人的编号,以130号符文杀手的身份继续活了下去。

他这才知道,原来有些事真的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他的贪心并不足以让他保护好重要的一切。

然后不再贪心的小孩丢掉了怀里的玩具熊,紧紧地搂住了仅剩的木剑,仿佛那就是他所拥有的一切。

 

——而如今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贪心的小孩,你说要他怎么才能不去在意。

他没有立场劝对方放弃,却也做不到全心全意地去帮他做好这一切。毕竟他是曾经失去过什么的人,理性上来说他当然是不希望有谁重蹈他的覆辙的,可真的出手去帮过对方之后,心里又不由得生出了一丝丝的吃味。

为什么,不能是我?

他自觉怀着这样的心情去伸出所谓的援手实在是太过不堪,与其那样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将距离拉远。作为才相识不过一日的陌生人而言他所做的已经足够,于情于理都没人可以斥责他的行为。

 

想想他不久之前才给骑士领主下了个“矛盾”的定论,现在看来他矛盾的程度也不输对方。

他像一个变态跟踪狂一样跟在对方身后的行为就是最好的证明。

 

眼看着天色也逐渐趋沉,他看到骑士领主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后改变了前行的方向——大概是准备找地方过夜了吧。

等等,可那个方向是……!

 

“别过去——”那边是悬崖啊——!!

如今被积雪覆盖看不太出来,但在这座山上走过无数次的符文杀手很清楚,一旦骑士领主一脚踏上那里会有怎样的后果——

然而他发声的时候已经晚了。

积雪崩塌的声音混杂着骑士领主脸上罕见的惊慌神情席卷了他的感官,他根本没来得及去考虑什么,身体已经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朝着对方伸出了手臂——

然后他就被雪崩的巨大惯性带得一沉,跟骑士领主一起向下坠去。

 

眼前所能看到的就只有白茫茫的雪块,崩塌的轰鸣声充斥着双耳,细小的划伤在身上堆积,身体不受控制,感官无所适从,大脑一片空白。

在世界坠入一片苍白之前,他握住了谁温暖的手,如同握紧了最后一根细小的蛛丝。

 

 

 

 

-07.

 

 

 

 

可能是单纯的命大,也可能是在下落过程中被树干什么的挡了几下,具体是怎样他并不清楚,毕竟他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但总之,他和骑士领主,姑且是活下来了。

骑士领主比他醒得稍微晚了点,睁开眼看到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头晕。符文杀手想了想,一般来说这种时候让他原地休息一下会比较好,但现在太阳都沉了一半,他们又不可能在这种露天的地方过夜,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一个避风的地方落脚。

他架起对方一条手臂搀着他站起身来,借着最后的一点日光沿着山壁摸索。不过他们的运气的确不错,赶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找到了一个山洞。

安顿好紧蹙着眉头的骑士领主,符文杀手犹豫了一下,掌心凝出一个赤色符文。他似乎是用符文代替了火把的作用,来回晃荡着把地面上的湿气烤干,想了想又凑到骑士领主身边,手里捧着个新的符文,几乎是把自己当成了个人形篝火。

干燥而温暖的环境对于一个刚经历过暴风雪的人而言实在是太过舒适,再加上本来他的头脑在经历过那场雪崩之后就有些迷糊,骑士领主眯起双眼,好像下一秒就会陷入睡梦之中。

 

“醒醒,不要睡……稍微坚持一下,跟我说说话吧,骑士领主。”

他听到符文杀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细微却坚定,身体上的虚弱就像没对这个人产生任何影响一样。

哦对,骑士领主的常识终于被逐渐唤醒,在这种环境下睡过去,明天能不能醒来就很难说了。

 

“能听到我说话吗?醒一醒。”

“……嗯,我醒着的。”

 

看到那人明显是长舒了一口气,骑士领主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

 

符文杀手刚刚放松下来的神情又瞬间紧绷。

这怎么办,他总不能直说自己其实跟踪了他一路吧……绝对会被当成可疑分子直接丢到外面的暴风雪里去吧。

而且自己之前明明信誓旦旦地说了有别的事要做,然而现在还是出现在了这里,这事好像无论如何都没法解释了。

符文杀手高清尴尬。这怎么办,根本没有能用的借口了好吧。

 

“……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一点准备都不做就独自上山讨伐魔兽的白痴,想来看看世界奇景罢了——这个理由你能接受吗?”

“就算我说不能你也不会给我别的解释吧。”骑士领主伸手去解自己身上的披风,“而且我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做。”

他伸手拍拍腰间始终挂着的长剑:“我有它就足够了。”

语气里满满都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认可和自信。他似乎对自己能用剑打倒一切的这件事深信不疑。

 

符文杀手很熟悉这种语气。

他当初也是这样想的。

 

他看着自己掌心散发热度的符文,其光芒耀眼灼热一如往昔,多少年来都没有过丝毫的改变。

一直都是这般浓郁的焰色,若是看的久了,还会从那焰色中心里瞧出一抹血色来。

 

“……我说,骑士先生。”

“等打倒了德拉贡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他轻轻开口这样问道。

 

“怎么做……那当然是,”

“回去王国复命啊。”

 

格格不入。

骑士领主其人,果然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符文杀手低下头去,不去看他也不去看自己手里的符文。

“……这样吗。”

 

骑士领主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却也没说出口。

自此便是一夜无话。

 

 

 

 

 

-08.

 

 

 

 

他们在沉默中迎来了晨曦,在心照不宣的沉默中站起身来,继续前行。

这座山的一切对于符文杀手而言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尽管遭遇了意外,他还是顺利地将骑士领主带到了魔物的巢穴前。

 

“做好准备的话就进去吧。”符文杀手说。

骑士领主不回话,就只是用那双纯粹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

 

不多时,符文杀手举手投降,从身后抽出剑来。

“败给你了……下不为例,这次就当附赠的服务吧。”

“你的背后归我了。”

 

 

 

 

-09.

 

 

 

 

那是一场足以被任何吟游诗人记载并吟唱的战斗。

交错的剑光和龙炎,闪烁着飞舞的符文和火光。

魔物的嘶吼与少年的怒吼交织,连闷呼和痛呼都不复存在,在这种孤注一掷的战斗中没有去在意伤势的必要,除了再挥出一剑之外没有别的选项。在一方倒下之前,这张战斗不会停息,也没有喘息。

可惜的是,这场战斗的见证人只有两位。

这注定是一场不会被人记住,不会被人传唱的,英勇而伟大的战斗。

 

——最后少年站在魔物轰然倒下的庞大身躯前,缓缓地,逆着光线,举起了手中染满腥臭血液的剑。

 

 

 

 

-10.

 

 

 

 

“要走了吗。”

符文杀手站在城镇的入口处,语气不咸不淡的没什么起伏。

 

“嗯。讨伐结束了,我也该回王国复命了。”

“哪怕知道自己其实是被流放了也一样?”符文杀手的话锋忽地尖锐了起来。

骑士领主沉默了一下,从口袋里小心地取出一个袖扣。

雕有精致花纹的,彰示着他身份的袖扣。

“那只是个任务而已。”他这样说了。

 

 

 

 

-11.

 

 

 

 

“符文杀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符文杀手看着骑士领主脸上认真的神情,悠悠地笑了出来。

“我不要。”

“我有什么理由跟你走呢,骑士先生?”

 

“以你的实力,”骑士领主顿了顿,“你不该在这里的。”

 

“恰恰相反。”

“不该在这里的,只有你啊,骑士先生。”

 

你的直率,你的纯粹,你的执拗,甚至你的贪心,你那份宛如信仰一般的,对于王国的热爱——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个人与这个地方的格格不入。

这里是一个不起眼的港口城镇,恶劣的天气和偏僻的位置使它在地图上都很少被标记出来,与外界的封闭也使得这里连语言都自成一派。

这里没有法度,没有规则,也无所谓人性冷暖。

就好像你认为非常和善的那对经营旅馆的夫妇,其实早就偷偷翻看过你的包裹,确定了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才悻悻离去的。

这里是没有束缚的乌托邦,也是无所束缚的人间地狱。

 

而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

我习惯于这掠夺般的生存方式,甚至还会从中感受到愉悦,尽管微不可闻。

符文杀手,真的就是杀手而已。

 

这样的我注定不会被王国这样的存在所接纳,更何况我也没打算离开这里。

所以啊骑士先生,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离开这里呢?

 

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理由的话,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拒绝你的。

 

 

 

 

-12.

 

 

 

 

骑士领主哑口无言。

他给不出理由。

 

 

 

 

-13.

 

 

 

 

“那我先走一步。”

骑士领主背着自己简单的行李,郑重地与面前这位相处不过几日,但他已经打心眼里视为同伴的人告别。

 

符文杀手只是轻轻地微笑,伸手推了他一把。

“快走吧。”

这一下不多不少,刚好将他推出城门之外。

脚下那道门框的印记,如同划清界限般将他二人隔了个彻底。

 

然而很明显骑士领主并不打算就这样善罢甘休。

“我还会回来的。”

“到那时我会给你一个理由。”

 

符文杀手没说什么,转身就朝城里走去了。

 

 

 

 

-14.

 

 

 

 

数年后升职为骑士统领的少年想起这段往事,只觉得当初遇到的那位少年就好似那北国的暴风雪一般。强烈且疏离,却令人难以忘怀。

他当时莽莽撞撞地怀着满腔热血试图去感化这无止无休的风雪,其结果自然是被糊了一脸的细碎冰雪,连热血都差点被吹熄了。

可他当初毕竟信誓旦旦地许下过那样的誓言,骑士绝不可背弃自己的诺言。

如果是现在的话,他想试试看自己能否感化那风雪。

那如火焰般热烈的风雪。

矛盾却有着不可磨灭的强烈吸引力的风雪。

 

 

 

 

-15.

 

 

 

 

“……好久不见呀骑士先生,你还是只会说通用语啊。”

与数年前似乎并没什么变化的少年坐在酒馆里,对于他的到来似乎是感到有些惊讶,却不知为什么又带了点意料之中似的从容。

“不,我倒是也学了点外语。只不过要来这里找你的话,用通用语比较方便。”

“不过我猜你还是不会说这里的语言。”

“……好吧,的确是。”

 

“那么,”符文杀手问他,“骑士先生这次来又是所为何事呀?”

“你猜?”骑士统领挑起眉梢,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做过这样略带俏皮的动作了。

符文杀手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鼻音。他并没正面回答骑士统领的问题,只是没头没尾地抛出了句话来。“骑士先生你……变化很大啊。”

“你倒是一点没变。”

“言归正传吧,符文杀手,我以王国骑士统领的名义再度向你发出邀请——你是否愿意与我同行,为王国贡献出一份力量?”

 

符文杀手低着头晃悠酒杯,语气听上去不紧不慢的。

“理由呢?”

 

骑士统领又一次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那暴风雪还是一如往昔,不是他区区一团烈火所能撼动的存在。

 

符文杀手看着他窘迫的样子,一丝细微的失落在他眼里一闪而过,却又很快被换上了层层叠叠的,不带感情色彩的微凉笑意。

“那我给你个提示如何?”

 

 

 

 

-16.

 

 

 

 

“我曾经有一个很在意的人。”

“只不过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究竟怎样了,过得还好吗。”

“我今天见到你,原本以为是他回来了——但是看到你的眼睛就知道,你不是他。”

“我在意的那个人,尽管自身充斥着矛盾,但眼神总是清澈而坚定,带着一往无前的,小孩一样莽撞的气势的。他明明经历了很多不公,却还是能保持住这份雪原般无垢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就会让人在意起来啊。”

“但你的眼神跟他不一样。”

“你的眼神比起雪原来,要差上太多了——我不喜欢这种势在必得的目光。”

 

符文杀手面上依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笑容,语气里却渐渐带了点涩味。

“我说骑士先生啊,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如果我跟你走的话,我能找到那个人的踪迹吗?”

 

骑士统领被他这一连串的话说得一顿,好一会才慢慢吐出句话来。

“……谁知道呢。”

 

 

 

 

 

 

 

 

 

fin.

 

 

 

 

 

 

写得匆忙没来得及捉虫和修改,欢迎捉虫啊以及吐槽之类的……!!

后续的一种可能大概是符文被骑士统领拐走然后在王国摸爬滚打几年之后转职成了符文宗师这样,既然我所在意的人已经回不来了,那就至少让我再靠近他一点吧。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开放性结局的魅力就是可以有无数种结局啊!

所以我个人觉得这篇绝对不是be(你

 

 

 

 

 

 

 

 

 

 

 

 

 

 

 

 


2018-01-07 /  标签 : 艾尔之光RSLK 24 6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