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鹤一期】


他看着刚晾完衣服回来的人——那人身上还带着庭院里的寒气,脸上手上都被冷风打得有些泛红。特别是他的指尖,被那些在冰水里浸了一遭又一遭的衣服沾了又沾,稍微一碰就会被那深入骨髓的冷意吓到,冰得发痛。
可当事人自己却还是一脸无知无觉,看着他脸上的古怪神情还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了吗。
鹤丸国永不做声,只是将他的手握得更紧,多少希望自己身上的温度能传递过去一点。
也许这很奇怪吧。他一边把一期一振往炭炉旁边带一边想着。本丸里取暖用的都是不会产生明火的炭,更何况隔着个严严实实的炉子,绝不会有什么除了温度以外的,令人半是恐惧半是厌恶的副产品进入视野。
这很奇怪吧,刀怎么会怕冷呢。
他把旁边挂着的出阵服外套扯过来披到一期一振身上,又嫌不够似的狠命裹了裹,而后把刚刚恢复了一点温度的那双手又捉回掌心,轻轻揉搓。
一期一振就安静地任由他动作,不多时忽然低低笑了起来,轻声说了些什么。

“——好像人类一样。”

鹤丸国永愣了一下,严严实实裹在他羽织里的人目光柔软,一双蜜色眸子亮亮地闪着安静的光。
他垂下眼睑,往掌心里哈了口气。
可不就是像人类一样吗。
像人类一样相爱。
像人类一样相伴。
像人类一样共度漫漫寒夜。
又似真实又似梦境,只有手中紧握着的一丝温度才足以令人安心。

他抬头,对上一期一振眼角嘴角的弧度,鼻尖还带着点未散尽的微红。
……他明天就要去找审神者,让她把这个冬日景趣换掉。至少下次,不要在洗衣服的日子换冬日景趣了。
因为很冷啊。
想到这里,鹤丸国永也不由得低低地笑了起来。













两把傻刀,人类有什么好的。
(还不是你写的。)
(……哦,有理。)
以及冬天晾衣服真的遭罪,洗衣机不怕冷但我怕啊。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