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鹤一期】咫尺之间





*睡前小段子……吧?


*不知你是在什么时候看到这些的,但还是祝好梦。







鹤丸国永远征归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期一振难得独自坐在廊下发呆。

要知道平日里这位粟田口长兄的身边几乎是不得闲的,不说他数量惊人的弟弟们,因着太刀安静温和的性子,他对本丸里自诩老年人的几位而言,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茶友。


——更何况,他还有那样一位耐不住寂寞的恋人。


鹤丸国永才刚刚远征回来,手上还拎着收集到的资源,衣物多少沾了些尘土,身子也免不了会有那么点疲惫。一般来说,鹤丸回到本丸都会径直先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过后再做其他打算。


可他看着眼前那人被日光温吞包裹着的背影,不知怎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恶作剧般的念头。

“稍微吓吓他吧。”


嘴角划出一道柔软弧度,鹤丸国永将手上提着的资源塞给同行的烛台切,食指竖在唇边做出噤声的手势。


“别出声——”

他无声地摆着夸张的口型,小心翼翼地将木屐脱下拎在手上,这才轻手轻脚地踏上了木质的长廊。


一期一振坐的位置离本丸大门也算不上远,鹤丸猜他一开始可能是想迎接一下远征归来的他们,只是等的时间可能稍微久了点,怕是连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走神的都不自知吧。


他简单目测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是数十步而已,他还是有不被发现的自信的。


“如果给你一个吻的话……你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他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悄然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一期一振依然没有回头,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此刻鹤丸只需再迈出个十几步就能走到他的身边。那人被暖光柔化的轮廓在眼前一点点放大,再近一点就是触手可及的距离。不自觉地,尽管他的脚步已经足够安静,鹤丸还是一点点放轻了呼吸,强压下胸口莫名的悸动,再迈出几步。


五步。

一期一振柔软的水色短发被镀上一层浅金,偶尔被风拂起时都能让他回想起那人发丝细软的触感。


三步。

鹤丸国永闻到空气中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是那人身上总带着的,干净衣物的好闻味道。


一步。

事到如今居然还没发现我,该说你什么好啊,一期一振。

鹤丸在他身后歪歪头,勾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

再这样下去,心跳声就要先把我暴露出去了啊。


再迈一步。


“一期一振。”


被呼唤到名字的人这才回过神来,脊背由于轻微受惊而微微一颤。一期一振下意识地回头追寻声源的方向,却不想这样就正遂了某人的意,嘴唇不偏不倚落上一片微凉触感。

鹤丸国永俯身在他颈侧,扶着他的肩膀与他交换了一个吻。


“我回来了。”

“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注意到。”一期一振回头看他,唇畔噙着一分惊吓两分无奈,余下的全是蜂蜜般温和柔软的笑意。


“毕竟想看你被吓到的表情啊。”

鹤丸国永在他身边坐下,指尖扣住指尖,又凑上去跟人气息交缠。


“……那,刚刚在想什么?”

他这样问道。










鹤一群里一位太太的梦,愿意让我写出来真的非常感谢……!


啊我也好想做这种梦……


这种老夫老妻感果然还是要鹤一啊。(感慨)


思前想后还是偷偷摸摸地打了TAG……

(恬不知耻·极)


……溜了溜了。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