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让这出荒诞的戏剧 落幕于此」
非正统我流爽文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鹤一期】Odour


*真的只是个段子哦。

*总之我就是想埋鹤丸的羽织还想看一期撒娇。

*没有逻辑,请务必不要当真










一期一振是没有熏香的习惯的,但他的身上却也总是带着种种气息的。

 

刚刚洗过衣服的那天会是本丸里常用的洗涤剂的柔软香气,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会染上糖果点心的甜香,药材树木的淡淡苦香,之后又会带上一点点的茶香,草叶和樱花的浅香,书卷纸墨所带来的油墨香气也时有出现。根据内番的情况不同,这身衣物可能会染上草料的气味,也可能会沾上泥土的湿润气息——

在那之后他会被汗水和尘土的味道吞噬,之前的种种香气在这不甚雅致却粗暴至极的气息轰炸下只得不情不愿地暂且退场,只余血液的腥甜味道能与其一争高下。

 

再然后这身气味糟糕到了极点的衣物会被换下,被洗净,再度带上柔软香气。

 

因而一期一振是没有什么固定的气息的,他就只是顺其自然地生活着,不管被怎样的气息沾染他都不会过于抗拒,但骨子里一点小小的洁癖总会督促着他将身上气味不甚友好的衣物赶快换下。

 

单从这点而言,鹤丸国永跟一期一振是两个极端。

 

许是平安时期的风气遗留,鹤丸国永一直保留着熏香的习惯。

 

不管是出阵还是内番,甚至睡衣和里衣,只要是要穿到身上的衣服,在真正上身之前他都一定会用熏香将它们过上一遍。香气不需要怎么浓重,甚至不必明显。那丝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的香气其实并不会对生活有什么实质性影响,所以本丸里真正察觉到鹤丸这个小习惯的人其实并不多。

 

就连身为恋人的一期一振,也是偶然地意识到这件事的。

那天他在本丸的廊下午睡,悠悠转醒之时就发现自己身上悄悄地多了件眼熟的羽织。而那纯白羽织的主人就坐在他身旁,似乎并没注意到他已经醒了的这件事,视线落在庭院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思绪和行动一同柔软了下来,一期一振无声地眯起双眼,遵循着心里冒出的一丝丝孩子气的念头,将脸埋进了熟悉且安心的羽织之中。

清淡雅致的白檀香气不疾不徐地占据了他的整个鼻腔,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鹤丸身上似乎总是带着这股好闻的味道的。

然而这种缥缈的浮香都无法持续太久,易于沾染也无时无刻不在消散。若是想要这气味长久地留存在衣物之上的话,想来怕是每天都要仔仔细细地点上那么一次熏香吧。

 

一期一振下意识地将脸又埋得更深了些,吸了一大口白檀。

他想起自家本丸的审神者最近似乎总喜欢把脸埋进五虎退那些小老虎的皮毛里,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吸猫”之类的话。

要是这么说的话……他现在这样,就应该叫“吸鹤”了吧?

 

他不由得被自己的思绪逗笑,吃吃的低笑声隔着羽织闷闷地传了出来。

 

“喂喂,突然这是怎么了?”

他听到衣物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即脸上的衣物被拿开,鹤丸有些不解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

于是一期一振笑得更欢了,笑得鹤丸都有些发毛。

然后一个水蓝色的脑袋就直直撞进了他的怀里,埋在他的胸前不肯抬头,还很满足似的地蹭了蹭。

 

鹤丸国永听到自己的大脑宣告过负荷的声音。

“一……一期?!”

 

“嘘。”

胸前的恋人笑意盈盈,一双好看的眼弯出两抹弧度。

他索性伸出手将已经彻底傻眼的鹤丸揽进怀里,甚至还有给人顺顺毛安抚一下的余裕。

 

鹤丸听到一期的声音轻轻巧巧响在耳边,一字一句都带着浅浅的上扬。

“请暂时,就这样待一会。”

“我在‘吸鹤’呢。”

 

 






 


评论(1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