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イリヤ イリヤ」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鹤审请走子博客@復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世如露水

《世如露水》



*刀剑乱舞相关同人,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私设时之战争结束后设定有

*ooc(严重)和bug有请注意

*借他人之口讲一个平平无奇的故事。

*中元节,我赶上了:D








“露の世は 露の世ながら さりながら”

“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

“然而,然而。” 

 


 


啊,你好。是之前联系我说要来拜访的那位吧?请进吧。

请随意坐,我去泡茶……哦不,不麻烦的。毕竟也很少有人会特意跑来见我这个老婆婆嘛。

嗯……你之前说,你想知道关于那场“时之战争”的事对吗?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它。

那么,你想知道些什么呢?或者说,你对这场战争有多少了解呢?


哦哦……原来如此,知道得很详细了呀。这样刚好,也免了我从头开始解释的麻烦。

既然你已经知道这么多了,那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要特意来找我了……你是想问关于战争结束后的,“回收”的事吧。

很抱歉,出于跟时之政府的保密协议,只要我还活着,就不能向别人透露太过官方的信息……

但,若是你愿意陪我这个老人家喝点茶聊聊天,听我慢慢地讲个故事,或许你能得到些想要的东西也说不定。


嗯,这样也好。

先喝完这杯茶吧。也让我想想,这个故事要从哪里说起才好。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感慨的。那段时间我亲手回收了不少本丸,也的确是看到了太多东西。那些或是沉重或是悲伤的情绪,在唱了太久恶人的戏之后倒是真的变得麻木了。

所谓回收,就像字面意思一样,是将本丸内现出身形的付丧神全部封回本体的行为。之所以说它残忍,是因为这千万个独立的付丧神的神格都不会被保留下来,所谓的本体也只会留下经由历史而流传下来的那唯一的一振。


是的……的确就像销毁一样。

也正因如此,当时的刀剑男士们,虽然反应不尽相同,毫无意见的却是一位都没有。

你要知道,这是比杀死他们还要痛苦得多的一件事……毕竟神格的消失,就意味着灵魂的毁灭。


那些刀剑男士,有的选择了拔出刀来与政府的工作人员抗衡,有的选择了直接暗堕,也有那么一部分,在我们到达之前就选择了自我刀解……想来,他们也只是想尽可能地留下点什么吧。

但我要跟你讲的这个本丸里的情况,跟这些都不太一样。

我自认,经由我手而回收的本丸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但那个本丸,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也是仅有的一个难以忘怀的存在。


不不,别紧张。

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的。


我到达那座本丸的时候,偌大的宅子里没有一点响动,安静得就像废墟一样。

这是很反常的。你要知道,不管是平日里还是这种好死不死的情况之下,一座本丸都不应该会安静至此。

所以我当时自然而然的就将这宁静视为了危险的信号——特别是在敲过门也没人回应之后,这种想法就变得更加坚定。


所以我决定硬闯。

然而……我直到现在都在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我闯进本丸的大门,映入眼帘的场景却让我直接愣在了原地,不说大气都不敢出,我甚至第一次产生了夺路而逃的想法。

这座本丸之所以如此宁静,是因为这里只剩下了两把刀——一把鹤丸国永,一把一期一振。

他们就坐在本丸的廊下,坐在能欣赏到最美丽的樱花的位置,脚尖抵着脚尖,肩膀挨着肩膀,手掌扣着手掌,唇齿触碰唇齿,他们在接吻。


请原谅我词汇的匮乏吧,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语言来描述我所看到的画面。

那实在是一幅过于美丽的画面。

美丽——是的,美丽。

以至于当时的我几乎要为之窒息。


我是知道付丧神拥有人类的情感的。

但我没想到,那份感情竟能深沉至此。


我想用春日里绚烂满开的八重樱来描述它,却又太过张扬太过华丽;我想用夏日里带着咸味的海风和汽水来形容它,却又太过清浅太过无虑;我想用秋日里燃尽山野的赤红枫叶来比拟它,却又太过萧瑟太过落寞;我想用冬日里的厚雪和纸门之后的被炉来形容它,却又温暖得过了头而显得不够真实。

所以我只能将我所见到的一切告诉你,却无法将感受传递出分毫。


当时我站在门口,看着廊下的两位付丧神,说实话,只觉得一阵惭愧。不知怎的我开始为自己的冒进而感到后悔,看着眼前的画面只觉得那是自己所不能染指之景。

我原想偷偷躲进门边的阴影,却发现那纯白的付丧神微微睁开了双眼,视线直直望向我的方向。说到底我在门口发了那么久的呆,若是没被这两位侦查能力远高于人类的刀剑发现才是有鬼。

那双眼睛里带着浅淡而礼貌的笑意和一丝丝的包容,很明显现在他们两个都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存在,多半也知道了我的目的——但他们只是默默地将双手扣得更紧了些,随后白衣的付丧神扯过脑后的兜帽将两人笼罩其中。


其实我是想走的,打扰人恋爱是要被驴踢的。

可他们却只是默默结束了这个吻,分开来望向我的时候脸上不见哪怕一分一毫的窘迫,反而是一派温和平静。


“我猜你是政府那边派来的吧,这个本丸里的刀主上基本都已经送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鹤丸国永理了理兜帽,语气平静得就像在谈论天气。

“是的,我……”


我当时第一次在这份工作中体会到被压制的心情。我眼前的这两位付丧神的反应与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位刀剑男士都不同——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破罐破摔的绝望。他们身上的气质太过从容平和,与其说是接受或者包容,不如说他们只是看得开罢了。

“——很抱歉,您是否能再给我二人一些时间呢?”一期一振转向我这边,微微躬身行了个礼。“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的,我们只是需要做个收尾而已。”


我没有理由拒绝。

不过人总该有点自知之明,审时度势这点事总是要做好的。我退到门口几乎听不到他二人交谈声的位置,视线却总是忍不住往他们那边飘。


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

未曾经历的情况,看不透的神明,孤身一人的风险。

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因为很快,他二人中的其中一位就先行离去了。


刚刚说着要收尾的一期一振又转向鹤丸国永,他伸手将身上的刀绳解开,双手捧着自己那朱红刀鞘的本体刀,郑重其事地递向鹤丸。

他似乎是说了些什么,隔着一段距离我听不太清,却看到他的嘴角似乎柔柔地挑了起来。

然后我看到鹤丸似乎是也笑了起来,他头颅微低,将一期一振的本体双手接过,珍而重之地握在掌心。

鹤丸国永就这样一手握着一期一振的本体,一手牵着名为一期一振的付丧神的手,走进了本丸的锻刀所。


而后我的感官被听觉所占据。

房门被轻轻合拢时发出哒的轻响。

鹤丸国永脚上的木屐踏在木质地面上发出轻响。

随即是有什么重物沉入水底的闷响。


等等,沉入水底?

政府所规定的回收方式,是利用刀匠改良后的炉火。

而锻刀所里会发出水声的地方……

除了淬火,就是刀解池。


我闯进锻刀所的时候,就看到鹤丸国永正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但怀中已然不见人影,只余零零碎碎的灵力樱瓣在空中苟延残喘。


“……你干了什么。”我几乎是颤着嗓子问他。

他没马上回答我,只是沉默着放下双手,小心翼翼地拂去衣角上最后一片樱花。

“抱歉啊小姑娘,给你添麻烦了吗?”

他忽然笑了起来,一句话问得我有些不知所措。

“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必须由我来做。”

“毕竟,这是我那位恋人向我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啊。”


对了,他忽然问道。

你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然后再去完成你的工作?

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眼前的付丧神微微眯着双眼,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从那双淡金的眼眸里一闪而过。

我想,这份柔软的来源,一定就是他想讲述的那个故事吧。


关于名为鹤丸国永的付丧神所讲的那个故事,请恕我不敢详述,毕竟我不清楚他是否愿意让我把那个故事随意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泛泛说来,总归他只是讲了一个平平无奇的,两个耀眼的人偶然被对方所吸引而成为恋人的故事。

从宫内厅的玻璃橱柜,到本丸显现时的满天樱花;

从出其不意的惊吓,到从容狡黠的微笑;

从战场上的出生入死,到手入室里的不省心伤员;

从中规中矩地进食睡眠,到偷吃点心的共犯;

从月下的万叶樱,到冬日里彼此样貌的雪人……

在那个下午,刚刚送走了恋人的付丧神就慢慢地回忆着,将他们之间的过往一字一句缓缓叙来。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呢?就算你跟我说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记得当时,自己是这样问过他的。

不是的。他这样回答了我。

那时付丧神怀中抱着自己的本体刀,微仰着头似乎是在怀念些什么。


在我们都离去之前,至少要将这些故事,原原本本地,完完整整地告诉一个人,这是我和他早就商量好的事。

他伸手点点自己的心口。

现在,存在于此的这个鹤丸国永,和其他的鹤丸国永都不一样,是独一无二的。刚刚离开的一期一振也同样,是绝无仅有的,我唯一深爱的一期一振。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想就这样将这些故事埋在心底,等到年月长久,刀身凝涩之时,还能把这些往事当做谈资而时时念起。

但我们等不到那一天。

政府的回收不会留下我们的神格,我们曾存在于此的痕迹都会不复存在。

可是我们不愿意这样,获得人身之后多少还是会被贪心这种情绪所影响的。

就算我们的灵魂都被抹去,生平被改写,功绩被顶替——至少这份感情,绝不允许它被沾染分毫。

因为它是独属于我们的,只属于我们的。

所以我们想,就算我们无法在数十上百年后再谈起这些了,至少可以让它在别的地方存在下去。

今天你听我讲了这些,那么,只要你还记得我所说的一切,这份感情就依然存在。

只要还有人记得,那就是它存在的证明。

所以很抱歉,其实这只是我们的一份私心而已。


鹤丸国永这样说着,从锻刀所的地面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天色也不早了,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真是对不住。

我说并没有,我很感谢你能让我听到这些。


——这话是真的。


那就完成你的工作吧。

付丧神露出了我在他脸上所见过的,最为灿烂的笑容。

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将自己的本体丢进了刀解池。

毕竟我不能让一期一振等我太久嘛。

身影逐渐消散化为樱花之时,他这样说道。


后来……后来啊。

后来我又将这个本丸彻头彻尾地检查了一遍,在审神者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堆空白的符咒,想来是给其他刀剑男士送行用的。

在那一堆空白纸片的最底层,我找到了两张仍写有文字的符咒。

一写有“鹤丸国永”,另一写有“一期一振”。

于是,送行也好,刀解也罢。这座本丸,就这样完成了回收。

我的故事也就讲到这里了。


嗯?你问我他们之后会怎样?

这个啊……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

毕竟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被回收的刀剑男士是不会留有神格或是灵魂的,可以说是彻底从这个世上被抹去了存在。

但他们并不是被回收的,而是选择了刀解。

被刀解的刀剑男士的神格究竟会如何,直到如今也没有一个定论。


但若是要我说的话,我想,他们现在应是回到了宫内厅,沉眠在那两柄名刀之中,就像被召出之前一样吧。





Fin.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