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你自己过没过气你心里没点B数吗??”
“老子火过吗!?”

超低产我流文手,开学之后基本就是停产了……
还请多多关照。

【鹤一期】一场电影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现paro双学生私设。

*处于双箭头却还没说破的状态的两人。

*OOC小段子请注意。


文/沙井






以上ok?

下拉正文。











原本这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因为对新上的电影很感兴趣就顺势向鹤丸发出了邀约,在得到对方痛快的回答之后便定下了这天放学后最近一场的票,说笑间就已经到电影院取出票进了影厅……


一期一振站在原地沉默了半秒,转身就走。

走在他身后的鹤丸国永不明所以,连忙扯住他的背包把人拦了下来。


“等等一期你要去哪??马上就开场了哦??”


不,请不要管我,我好像是看到幻觉了,让我自己冷静一下就好。

一期一振内心悲愤面无表情,梗着脖子不愿面对眼前这酸臭的事实。


为什么……会是情侣厅?!而且座位还全都是双人沙发式的?!!

要是买票时他知道这个厅是这样的,就是打死他也不会订这场的票好吗??

至少绝不会约鹤丸过来一起!


鹤丸国永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扯着书包把人带到了座位上。

“面对现实吧,一期。”


被迫入席的一期一振不知道自己脸上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也不想知道。


然而他身边那个白花花的家伙却对这一切毫无所觉,把人拖到座位上之后就大咧咧地把书包一丢,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满意地轻哼一声,还伸手去摸一期一振的爆米花吃。


两人间的距离因他这个动作而缩短了不少。


没错,不知道该说是贴心还是多事,这家电影院情侣厅的座位不但是双人沙发式的,而且还相当宽敞,宽敞到甚至足以再塞下一个人。

完美地在两人之间留下一段惹人遐想的空隙。


对于情侣而言可谓是绝妙,可对于他们两个而言……


一期一振恨恨地蹂躏着嘴里的吸管,啪地拍掉了鹤丸第三次伸来抓爆米花的手。

“一期一振你好无情!”

“请至少让爆米花坚持到电影开场。”

鹤丸张牙舞爪地正欲反抗,就猝不及防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随着头顶照明的消失,制片厂的标识映在屏幕上成为仅有的光源,主题曲的旋律在耳边逐渐清晰,电影开场了。鹤丸这才悻悻地收回双手,老实地缩回到他那舒适的姿势。他的注意力也很快就被眼前的剧情所吸引,爆米花也不吃了,收敛了嬉笑的面庞变得平静而专注。


尽管已经看过无数次,一期一振还是不得不承认,鹤丸国永这个人专注时的样子,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


……等等,他不是来看电影的吗。

一期一振轻微地甩了甩头,再回归平静时视线已然附着于荧幕之上。

反正这个人他什么时候都能看到。


他们选择的电影是一部情节紧凑的悬疑类电影,不多时一期一振便沉浸在了剧情紧张的节奏之中,无暇顾及其他。


所以他也就没有看到,身边的鹤丸国永悄悄松了口气,嘴角也微微勾起。

鹤丸是知道这部电影的——一期一振期待这部电影很久了,他早就在对方那里把有关的消息都听了个遍。谁知道心怀期待的本人在看到这个影厅之后反而是纠结了起来,水蓝色的脑袋里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连期待已久的电影都不看了……幸好,他现在已经入戏了。


并不是说不喜欢你看着我,不如说我恨不得你每天每时每刻都注视着我。但现在的话,我更希望你能好好享受这场电影。


爆米花吃多了有些口渴,鹤丸伸手去摸刚刚买来放在书包侧兜里的可乐,摸索着找到瓶盖之后一拧——

随着清脆气声而来的是手上的黏腻感和逐渐滴落在大腿上的冰凉触感。估计是来的路上不小心摇晃过头了,可乐泡如同暴走一般争先恐后地向外涌出。


呜哇,这可怎么办。

鹤丸苦着一张脸不敢出声,只得小心翼翼地把那瓶炸毛的可乐拧紧,顾及到手上的糖水而不想伸手到书包里找纸巾,轻声询问着身边的一期一振有没有带纸。

一期正看在兴头上,头也不回地翻出纸巾就往他手里一塞,从头到尾眼神都不曾离开过屏幕一秒。


……嘛,本来也是来看电影的。

鹤丸侧着身子稍微坐过去了些,试图尽量挽救衣服和座位的惨状。悬疑片的节奏本身就偏快,等到他好不容易再把视线转回电影上时,却悲哀地发现屏幕上高谈阔论的那几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了。

他又偷瞄了一眼旁边的一期一振——怎么说呢,除了“全神贯注”之外他似乎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那人双眼紧追着屏幕不放,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塞着爆米花,他因太过专注而忘记了咀嚼,手上塞的动作却不停,不多时就把自己塞成了一幅腮帮子鼓鼓的仓鼠模样。


……你这是犯规你知道吗一期一振。

鹤丸默默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另一只手非常耿直地伸到一期一振那边又蹭了一大把爆米花。

就算放弃观影,爆米花还是要吃的。


反正一期一振现在顾不上他这边。

鹤丸国永嚼着嘴里的爆米花一脸义正辞严。


话虽如此,鹤丸也并没有真的彻底放弃电影本身,还是努力试图跟上剧情节奏——等下还要跟一期讨论剧情呢,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搭不上话而让对方瞎想些有的没的,像是“跟他出来一起看电影其实很为难”啊,或者“其实对这部电影没有兴趣,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之类的误会,绝对不允许出现!


正经学习的时候从没在您身上看到过这样的决心呢,鹤丸同学。


幸好他在电影刚开场时还看了一段,再加上他原本思绪就敏捷,全心全意地重入剧情的话,要跟上目前的节奏也算不上难。

总算勉强理清思路的鹤丸听到身边一期一振的低声呼唤,想都不想就回了一句“纸巾在中间”。

然后……然后,他就感觉到有谁在摸他的大腿。

痴汉吗——不对怎么可能啊!!

这只可能是一期一振的手吧!!


其实这事真的不能怪一期一振,周围都是一片漆黑,他又没注意到方才鹤丸偷偷挪过来的小动作,还自然地以为两人的坐位与开场时相同,伸手去摸的时候当然就会摸到稍远一点的地方去。


然而此时此地,在这张沙发上,被占了便宜的鹤丸国永正满脸心虚地转移着视线,不去直视一期一振那双似乎在黑暗中都熠熠生辉的金眸。


不,他心虚什么……

虽然刚刚的确有那么一瞬间把可乐洒了的事忘记了……

但明明他才是受害者,他虚什么啊……?


一期一振轻柔的声音不疾不徐传到耳畔,除去刻意压低的这点之外跟往日里似乎并没有太大不同。

可不知道为什么,鹤丸国永偏偏就怕这人压低嗓音时说话的样子。


“什么时候洒的?”

一期一振顺势又摸了一把,手底湿润的触感已经不甚明显,他所能感受到的更多是温热的黏腻感。

这是一声不吭地忍了多久啊,这个人。


“……刚开场时。”

鹤丸国永放弃抵抗,缴械投降的同时只求一期一振上将能赏他一个坦白从宽。


……现在电影都快演完了。

凶手的身份都已经被揭露,影片进入到了最后的情感抒发部分,伴随着耳边逐渐舒缓下来的背景音乐,还能隐约听到几声抽泣从别处传来。


可一期一振现在的心里满满的都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塞了个彻底。硬要说的话,大概是觉得很不是滋味。

特别是看到鹤丸满脸心虚地躲避自己的视线时,这种不是滋味的感觉就会变得更加明显。

洒了饮料难受的是你不是我,你心虚个什么劲啊。一期一振哭笑不得。


“座位湿了吗?”

“……有点,刚刚拿纸巾擦过了。”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

“请坐过来吧,一直湿着不难受吗。”

这样说着的他往旁边又缩了缩,随后做出了一个令鹤丸国永意想不到的举动——他朝着鹤丸的方向摊开了双手。


这种时候再犹豫就太说不过去了。鹤丸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这份邀约,并得寸进尺地将自己贴到了一期身上。

他能感受到一期一振的身体猛地一僵,但也仅仅只是一瞬。可是接下来,那个人却并未像往常一样礼貌地与他拉开距离——当然,他也已经无路可退了。

而后他收到了今天来自一期一振的第二份惊吓。

身边那具躯体,带着因紧张和忐忑而生的些许颤抖,轻轻地,几乎是微不可闻地,靠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这一举动所包含的甜美砸得晕头转向,一时间愣在原位不知该做些什么好。


耳边舒缓的乐声渐行渐远,荧幕里的主人公自信满满地说出最后一句台词代表影片的结束。冗长的白色字幕从幕布底部迅速滚动而上,影厅的照明也被恢复,他们这才终于得以将对方脸上的神情看个彻底。


抗拒吗?

讨厌吗?

反感吗?

如果这些都不是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再得寸进尺一点呢?


他们心照不宣地同时回头去拿自己的书包,再转回来时不知是谁的指尖先碰上了谁的,试探着没有得到反抗便顺势缠上,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演完了啊——一期,要等演职员表放完吗?”鹤丸伸了个懒腰,活动着因久坐而僵硬的腰肢。

一期摇摇头。“我提前查过了,这部电影没有彩蛋的。”


“那我们走吧。”

鹤丸从座位上站起,就着双手相扣的姿势将一期扶起。


“说的也是,走吧。”

分明是同往常一样平和的语气里,不经意间染上了浅淡的欣喜和笑意。


然后他们无视周遭情侣们投来的目光,就这样坦荡荡地离开了影厅。






Fin.








全场最佳:可乐

亮眼表现:纸巾


顺便一提,订电影票不小心订到情侣厅的人,是我。

开场之后被可乐喷了一身的人,也是我。

嗯,对,都是我。

但是我没有人可以牵小手。

(邓摇.gif)













评论(4)
热度(65)
  1. 腐竹南川君流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