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汝之一生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哪怕落入黄泉,亦不得解脱”

虽然本来也不高产,但开学之后会更加低产,还请见谅。

【审神者受害联盟】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本丸中进行的和睦的会议-2

注意事项:


*都是来源于自家讨论组的真实梗,如有撞梗……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婶婶

*OOC?嗯,这些刀和婶婶都不是正常的

*这个游戏,早就成精了。

*如果没有下篇,那我多半是被老鹤切了,勿念。


以下为涉及人物:


沙井家本丸第一部队:鹤丸国永(近侍) 一期一振 三日月宗近 石切丸 莺丸 山姥切国广

绾秋 (@°绾尘湮秋 )家本丸第一部队:山姥切国广(近侍) 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 压切长谷部 太郎太刀

念舟( @暮雨客散 )家本丸第一部队:一期一振(近侍) 加州清光 鹤丸国永 髭切 药研藤四郎 鸣狐


近侍即为本命刀。





以上ok?

下拉正文。









>>>>>>>>>>>>>>>>>>>>>>










一般电影啊小说啊或者电视连续剧之类的东西,都有个叫“前情提要”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一群刀所进行的名为会议实为聚会的东西需不需要这样做,但为了方便理解现状,我们还是稍微回顾一下。


沙井,绾秋,念舟这三位审神者,入职时间相近,本丸位置邻近,于是自然而然的,这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厮混在了一起,还特意开了个只有她们三人的单独小群进行各式和谐友好且见不得刃的交流。

她们原本以为这样就能避开自家刀剑男士们的视线,然而事实证明,年龄差距摆在那儿,任她们怎样挣扎都斗不过这群千八百岁的刀子精的。

如今摆在这三支部队中间的全方位立体声音响就是最好的证据。

会议地点是念舟家的本丸,背景音是音响中传出的三位审神者的交谈声,参与人员是三个本丸的第一部队,点心和饮料由念舟家本丸准备。


——那么前情提要到此结束,来让我们把视线转向会议现场。


刚刚才将自家审神者对(别人家的)鹤丸的痴汉发言听了个彻底的,沙井家的鹤丸国永如今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手里吃了一半的团子也不知该不该放下,整个人就像中了三层石化debuff一样僵硬。

“……”同为沙井家的一期一振十分平静。审神者通常运作中。


“咳。恕我冒昧,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一期一振轻咳一声,试图将气氛拉回正轨。

“哦对,主题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音响里传出的绾秋的声音打断了。

“啊,髭切他怎么这么好……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


……通常运转。

绾秋家的小狐丸默默拍了拍自家近侍的肩膀。


“哇你这个人,你怎么又在爬墙了。你自己说说你爬过的墙头到底有多少。”

“……我怎么知道,我不记得了。”

你快住口啊山姥切他要把自己包成团子了!!

“咪酱呢?大俱利呢?小狐呢?他们是都变成旧爱了吗?”

“呵。每到晚上,就到了绾秋爬墙的时间。”

“你果然只是觊觎咪酱的肉体。”了然的语气。


——等等主上你在说什么!!好歹是女孩子请注意一下您的言辞啊!!

沙井家一期,受到暴击。

已然恢复的鹤丸国永终于是把团子拎起来又咬了口,一边咀嚼一边对一期一振说着“习惯就好”。

他当近侍的时候什么话没听过,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事的。


“哦对,说起来,这次会议不是说要开批斗会来着吗?”鹤丸国永咬掉最后一个团子,晃了晃手里的竹签。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那边近侍的山姥切国广君……你要发言吗?”

“这个……十分抱歉,我家近侍暂时可能无法发言了呢。”

小狐丸十分无奈地指了指身旁尺寸惊人的大团子。


鹤丸国永甩下竹签,猛地拍案而起。

“那就让我来!”


天知道他憋了多久!

此时不起,更待何时!


“说到我家主上,那真是……”鹤丸国永满脸悲愤,恨不得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

“你们绝对想不到她对身为她近侍的我造成了多强烈且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就因为我的本体刀属于比较细长的那一类,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吗。”

“她说,‘老鹤怎么这么细’。”

“那边的一期一振你别笑,她还说你短来着。”

在座的两位一期一振不约而同地动作一僵,特别是作为当事人的沙井家一期,差点就掀了手上的茶。


“这也就算了,前段时间官方出了我们各自的主题香膏,各位都知道的吧。”

“我家主上太穷买不起那个香膏,但她又实在不甘心,就买了一打的线香回来。”

“不知道是品牌原因还是怎样,反正她点的第一支白檀,香气大约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就没了。”

“本来她以为这是线香的正常状态,结果她第二天点了支樱花的,香气持续了快一天。”

“从此以后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鹤不持久啊’。”


“……噗嗤。”


不知是谁先没憋住笑出了第一声,之后偷笑声便从房间的各个角落不断传来。


笑吧笑吧。鹤丸国永一脸麻木。

你们都不知道要维护老年刀的心理健康的。


“总之……我先说到这里吧。”


说起来,某个本丸的刀……是不是太安静了点?

不约而同的,在座众人齐齐将视线投向了至今为止都安静到毫无存在感的——念舟家本丸,第一部队的六位刀剑男士。







Tbc.







不会写日常逗比向我要死了。

文中所写都是真的。是我。说那些话的都是我。

鹤爷我错了。


那么下一棒就交给你了 @暮雨客散 !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