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汝之一生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哪怕落入黄泉,亦不得解脱”

虽然本来也不高产,但开学之后会更加低产,还请见谅。

一段废稿


鹤一期注意。

OOC注意。


总之就是想写长辈一样的鹤和偶尔脆弱的一期。









“不入睡的话就不会做梦,至于身体的疲惫……通过手入都能解决。”


“你是这样想的吗,一期一振?”

鹤丸的声音轻轻柔柔响在耳边,他不由得就有点心虚,默默低下头错开了视线。


“嗯……会有这种想法也是难免的,不必太过在意。”

没有预想中的怒火或是失望,一期一振只听到鹤丸的嗓音一如既往响在耳边,视线余光看到他伸手从旁边的慰问品中翻了个苹果出来。


“但是呢,一期一振……”

“有些事情,或许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也说不定。”


圆润果物在那人指尖打了个转,随后被三两下切成几块。


“拥有双眼便会看到痛楚,鲜血,黑暗和火焰……”

鹤丸削去一半的果皮,将苹果做成的小兔子送到一期一振眼前。

“但同时也会因为看到一点小小的事物而感到愉快。”


他在一期一振的目光中将苹果喂到对方嘴边,见一期一振稳稳叼住后又恶作剧似的轻戳了一下。

“拥有味觉就难免会尝到苦涩与辛辣。”

“但也会因为一点点的甘甜而感到幸福。”


一期一振抬起头来,正欲说些什么时却被抚上头顶的手掌打断了一切思绪。

“拥有触感便会感到疼痛。受伤会痛,生病会痛,还有灼烧的痛楚,都无法逃避。”

在说出某个词的时候他感受到掌心传来的轻微颤抖,即使只有一瞬,也不由得使那只抚摸的手掌又多带了些怜爱。

“但……”

“也会因这样简单的举动而感到安心。”


一期一振总算抬起头来。

他嘴里的苹果还未咽下,双颊微鼓着仍在咀嚼,一双蜜金色的眼眸里却满溢着夺目的光。

看到这个眼神鹤丸国永就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接下来所需要的就只有……


“这世间百态,并非刀剑那般唯有一面利刃。”

“会因为什么而感到痛苦,也一定会经由同样的事物而获得什么。”


鹤丸国永笑着拍了拍那人意外柔软的头顶,起身将手入完成的红鞘太刀取过。

“梦境也是同理。”

“那么晚安,一期一振。”


他将太刀递到一期一振手里,起身欲离之时却被扯住了衣角。

“请等一下,鹤丸殿。”

“嗯?”

“不,并无大事……只是想说,您也会说这样的话呢。”一期一振的双眼也因笑意而微微眯起。

“啊啊,那个啊……毕竟我也是个老爷爷了啊。”

“所以偶尔也该做点像年长者该做的事吧。”


半晌,一期一振缓缓地,郑重地低下头去行以一礼。

“……非常感谢您。”

鹤丸国永也同样还以一礼。

“不需如此。你所需要做的就只有放轻松,然后好好休息。”

“那么再次晚安,一期一振。”


当晚一期一振又一次陷入梦境。

他看着火苗又一次从他脚下燃起,将他的双脚吞噬,随后是脚踝,小腿,渐渐向上蔓延。

又是那般灼热的,粘稠的,却又如同沼泽一般,将他逐渐吞没的火焰。

啊啊……这是第多少次了呢。

他闭上双眼,安静地任由自己沉入一片暗沉。

没什么大不了的,跟之前的每一次都一样……彻底被吞噬的那一刻,就是梦醒之时吧。

没错,跟以前的每一次都一样。

就算像这样伸出双手,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本该如此。


然而这一次,他伸出的双手却是确确实实地被谁紧握住了。

是谁?

他猛地睁开双眼,映入满眼的纯白色彩。

那位始终静静守望着他们的人……终于是向他,伸出了援手。


而后一期一振自梦境中醒来。

映入双眼的,是和梦中一样耀眼且温暖的日光。

他享受着难有的安稳清晨……莫名的就觉得,他可能不会再被那个梦境所困扰了。


而且,不论梦里还是梦外,他都需要跟那个人道谢才行。

他想起之前乱所看的电影里的一句话——

“梦里见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当时他只是笑笑便作罢,但如今他却无比的想要去身体力行。


要将这份感谢……和现在他所感受到的这份温暖的心情,好好地传达给那位“老爷爷”才行。











大概……不会填了

(因为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当时都在想些啥了啊??)

啊……我也想吃兔子苹果……





2017-08-01 /  标签 : 鹤一期 25 6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