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非正统我流鹤一堆放处。

刀剑乱舞/Elsword
鹤一期&鹤审/RSLK&LKCN
完全鹤厨,也喜欢骑士类的人设。

还请多多关照。

【鹤一期】白檀白雪与淡墨之樱

*刀剑乱舞相关同人,私设调香师五条鹤丸&上班族粟田口一期

*有ABO信息素设定请注意

*私设有,OOC有

*不好好写东西系列之全年龄向ABO.

文/沙井






以上OK?
下拉正文。











>>>>>>>>>>









……


“虽然已经与您彻底建立了密不可分的关系……为什么我的信息素气味并没有变化呢?”


粟田口一期趴在鹤丸店里的柜台前,表情看上去有些困扰又带了些微妙的失落。


“嗯?没有变化?”


彼时五条鹤丸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清理着货架上的灰尘,闻言手上一个发抖差点酿成货毁人呛的惨剧。理解了粟田口一期话中含义的他眉头微微蹙起,然而下一秒便肆无忌惮地笑出了声。


您笑什么。粟田口一期毫不留情地甩过一个眼刀。

我是在笑你,都已经来了我这里多少次,在我的店里待了多久了,鼻子还是这样迟钝啊。五条鹤丸轻车熟路地免疫了对方的眼刀攻击,还顺便附赠了一套摸头连击,将那人利落的水蓝色短发揉得一团乱。


粟田口一期直接拍掉了那只在他头上肆虐的爪子。


您这是在取笑我?

不不不,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见势不妙五条鹤丸连忙举起双手,笑得一脸无辜。他将手上的抹布放到一边,又转身翻出支线香来,献宝似的举到粟田口一期眼前。


——先别想那么多,偶尔也跟我一起悠哉地待一会如何?


见他的表情似乎有些纠结,五条鹤丸放柔了声线,话语里多少带了些安抚的意味。


你知道的,我不擅长说什么情话。但是……我想,没有什么可不安的吧。

不是吗,一期?


粟田口一期默默抬起只眼来,从口袋里掏出个打火机塞进鹤丸手里。


一支线香的燃尽,一般需要的时间是30分钟左右。


他看着五条鹤丸一点点敛起笑意,脸上的神情变得平静而专注。那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捻起脆弱的线香,干花般略显暗沉的颜色将他原本就白皙的肤色衬托得更为明显。那人另一手摸过一期递来的火机燃起火源,视线静静落在火焰与线香的交界处。

不多时他移开火机,吐息间将残余的火苗吹灭。有一丝白烟随着香气一同袅袅升起,鹤丸一手捻着纤细的线香,另一手扶住香盘将它小心地立上。

粟田口一期看到他轻轻屏住了呼吸——自己这位恋人在这种时候总会格外担心线香是否有立稳。

不得不说,这种一瞬而逝的专注神情出现在眼前这人的脸上,其杀伤力几乎可以令人忘记呼吸。


手指移开之时那有着晚樱色彩的线香轻轻一倒,便稳稳停在香立上继续不紧不慢地燃烧。

鹤丸没有开口说话,一期也就随之缄默。



最初的一分钟。

似乎是因为被火撩过的缘故,隐约的烧焦般的沉重气息挥之不去。

之后那气味渐渐柔和下来,浅淡的花香一点点吐露而出,柔和且雅致,是令人不由得就会舒缓下来的香气。


——原本粟田口一期只是因为同事的推荐才找来了这家店。


他那段时间工作压力渐增,会议开了一次两次三次也讨论不出个结果。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琐事一股脑地堆到他头上,其直接结果就是他陷入了连续失眠的困窘之中,整个人也迅速憔悴得不像样子。

他考虑过用药物辅助睡眠,心里却多多少少有些抵触。毕竟药物多少对身体也有些害处,更重要的是,他也不想就此成为药物依赖者。

而就在这时他找到了这家店。

他推开这里的店门是在一个休息日的午后,正是最为令人倦怠的时间。空气里的尘埃混着浅淡的香气漂浮在暖热的空气中,木质柜台泛着年月留下的温润光泽。

店主从柜台里懒懒抬起眼来,一句欢迎光临说得不高不低,刚刚好够他听清又不会觉得突兀。



三分钟。

粟田口一期已经能够确定它樱花香的身份。

甜美但却不至于甜蜜,雅致却不会令人感到疏离,柔和却又不过分柔软,带着它独有的些许傲然,不甚突出却会确确实实地存在于那香气之中。


“——请问……您这里有卖香薰之类的东西吗?能够促进睡眠的那种。”

“有倒是有,不过我不建议你买。”

“诶?”


白发的店主终于抬起头来,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似的又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注意到粟田口一期有些微妙的目光,青年有些抱歉地笑了笑,伸手指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过来坐。


“抱歉,是我唐突了。”

“看你的脸色应该是很久没休息好了,我也理解这种情况下你多少会有些焦躁……但是呢,香气虽然有一定的帮助,但却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若是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人就会感到焦躁,焦躁就会难以入睡……所以,我才会说你可能并不适合香薰。”

店主的嗓音带着些低哑,耐心地一点点为他说明着。


“……您的意思是?”


店主只是安静地望着他。

“不如,先试着让自己稍稍放松一点?”


推门离开时,他手上多了一小包的线香。



七分钟。

一截香灰不堪重负坠入盘底。


其实樱花本身是没有什么香气的。

世人对樱花香的认知,其实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气味,是将对樱这种花朵的印象具现而出的产物——这话由拥有着樱香信息素的粟田口一期来说,着实是滑稽了些,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所谓樱花啊,是种柔弱的,花期短暂而又易谢的花。

商人们总喜欢用过分柔化的色彩和过于甜腻的味道来将其描述,不知不觉中连这种花本身似乎都带上了小女生的刻印。

但那是不对的吧。

在遇到五条鹤丸之前,粟田口一期只是独自怀揣着这样的想法,用药物将自己的信息素小心地隐藏而起。


——之前在店里买下的线香的确产生了些效果,但不知究竟是香气的作用还是那位店主短短几句话的效果。

再去买一些线香吧,顺便感谢他一下。

……啊,说起来,还不知道那位店主叫什么。

这样想着的粟田口一期,又一次在某个阳光温热的午后,推开了店门。

而白发的店主一如既往地浅浅笑着,道了句“欢迎光临”。



十四分钟。

香气变得更为宁静而悠远,令人想到初春时节晴日午后的樱树。


“——不对的吧,樱花才不是那样的。”

粟田口一期甚至还能想起,说出这句话时五条鹤丸紧蹙着的眉头。

彼时他已经算是店里的常客,再加上店里的气氛太过舒适美好,几乎是一有空他就下意识的想往店里跑。而对此身为店主的鹤丸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的意思。偶尔的偶尔,还会发条短信过去问一期要不要过来喝茶。

想来一切变化都会有个不易觉察的开端,而这就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某种开端了吧。


“不觉得——樱花其实是很骄傲的吗?”

“尽管花期短暂,也要挑在最好的时节,以最为绚烂的姿态绽放。不去管什么花期或者天气,只是单纯地,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展现而出。”

“就好像是在说——‘为我而赞叹吧’,这样的傲气。”


那是粟田口一期第一次产生将心底的所有情绪交给眼前这人的想法。

如果是这个人——他或许会承认我,会理解我。



十九分钟。

香灰又积了长长的一截,怕是没多久就要再一次坠入盘底。


粟田口一期想起眼前这人为自己调配香水时的样子。

——那天他刚结束一场有些棘手的会议,带着一身的香水气息推开了鹤的店门,随后就遭受了店主毫不留情的嫌弃。


“……你这香水是什么情况?”


粟田口一期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袖口,只闻到了浓郁的古龙水气息。

“今天有个比较重要的会议需要我出席,想着擦些香水会好些就问同事借了下……怎么了吗?”


五条鹤丸的眉头都快拧成蝴蝶结了。

“需要香水的话,来找我不就好了?这个气味实在是太不适合你了。”

“因为事出突然,没来得及与您商量……”


粟田口一期又闻了闻自己的外套——有那么夸张吗?他觉得还可以啊,只是普通男士古龙水的味道嘛……


然而在他眼前,这家店的店主兼调香师已经忍无可忍地拍案而起,吓得粟田口一期连忙甩掉了自己身上气味最重的外套。

“那个……”

不等他再多说什么,对方已经握着个玻璃瓶子,来势汹汹地对准他就是一喷。

……然而预想中的呛人香气却并未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以香水而言过于浅淡的,却又清雅而惹人欢喜的气息。

这位挑剔的调香师又围着他打了个转,鼻尖轻轻耸动,自他踏进店门起始终紧拧着的眉头终于是稍微舒展来了些。

“嗯……这样好多了。”


但还不够。


“粟田口一期,你愿意相信我吗?”

五条鹤丸凝视着粟田口一期的双眼,浅色的双眼里罕见的找不到除了认真以外的神情。

“你相信我的话,我就能给你做出独属于你的香气。”


具体的细节如今粟田口一期已经记不太清了。

他所记得的,就是自己亲口交付出的答案——


“……那就拜托您了。”



二十分钟。

不知是因为鼻子已经适应了袅袅的香气,还是因为他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总觉得,环绕在他周身的气息渐渐变淡了。


——那时候,分明他还什么都没告诉过他,对方也是完完全全的一无所知。

可五条鹤丸拿出的那瓶香水的气息,却与他的信息素是那般契合。


“我说过吧,我会做出独属于你的香气。”

彼时那人笑得明亮而张扬,好似满开的樱花——

骄傲地向他宣告着,“为我而惊叹吧”。



二十一分钟。

应该是回忆得太过专注的缘故吧。

线香明明还剩下那么长的一截,他却已经几乎感受不到香气了。


“说起来,您身上的气味也相当好闻呢。是哪种熏香或者香水之类的吗?”

“诶?我并没有用过熏香什么的啊……”

“可是,我的确有闻到……”

“唔……这样吧,我给你一些不同种类的线香好了。不如你回去试一下,看看你所闻到的究竟是哪种?”


……


“——是白檀吧?”

“什么?”

“我在您身上闻到的香气,是白檀。”



二十二分钟。

“粟田口,一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从未用过熏香,这点绝非戏言。”

“至于你说的白檀……”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五条鹤丸,男性Alpha,信息素……白檀。”



二十三分钟。

“……您是事先从哪里知道了我的信息素吗?”

“我自信自己并未在您的店里失态过,但您为我配制的香水……”

“那个香气,几乎就是我信息素的气味。”



二十四分钟。

“不,我不知道哦。”

“那是我印象中的你,粟田口一期。”



二十五分钟。

他想起那个带着沉静气息的吻。



二十六分钟。

在非发情的情况下闻到对方的信息素,这代表着什么他们彼此都很清楚。



二十七分钟。

他想起那天夜里满开的樱香,和不疾不徐却势不可挡地弥漫了满室的沉静檀香。



二十八分钟。

在遇到五条鹤丸之前,粟田口一期对香气的了解几乎算得上是贫瘠。对那时的他而言,檀香给他留下的印象,更多是属于寺庙等庄严的场合。

可他没想到的是,原来这般略带神性的香气,也能毫无阻碍地与他的樱香融为一体。

仿佛浑然天成。



二十九分钟。

他想起那人逆着晨光的耀眼轮廓,和伴随着笑意落在额头上的早安吻。



三十分钟。

“为什么我的信息素气味没有变化呢……”



三十二分钟。

“才不是这样哦。”



最后一截香灰断落,一支线香终是燃尽。


五条鹤丸闭了闭眼,将弥漫在空气中的些许余香轻轻吹散。他伸手将残余的一截香头取出,抬起浅金的漂亮双眼看向粟田口一期。


“感觉如何?”

鹤丸开口问他。


一期认真地回想了会,开口说道:“虽然整体上感觉是樱香,但似乎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很安心?”


鹤丸轻轻地微笑了。他蹭到一期肩头,深深呼吸了一口那独属于一期的清雅樱香。


“嗯……对了一半。”

“这支香的气味,是与你信息素最为相近的气味……或者说,是‘现在的你’。”

“——怎么,还不明白吗?”


鹤丸保持着将他揽在怀里的姿势,努力伸长手臂去够到那仍在散发着袅袅香气的一截香头。

“那再给你一个提示好了——这支的底调,是白檀哦。”


一秒。

粟田口一期的脸瞬间烧红。


“所以你在担心些什么呢?”

鹤丸将脸埋得更低了些,一期莫名觉得自肩头传来的属于那人的温度似乎偏高了些。

“要论挫败也是我比较严重吧……我都已经心甘情愿地当了你的‘基调’了,你居然都没意识到。”

白发青年有些委屈地念叨着。

然后他侧过头去,在青年散发着浅淡樱香的耳后轻轻落下一吻。







Fin.







……我在写什么啊。

写不出想要感觉的万分之一……


原本只是看到樱花味的线香基调为白檀,就想试着写一下这个梗,结果中间断了几次导致整体风格都不统一……

白檀白雪和淡墨之樱都是线香的名字。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