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你自己过没过气你心里没点B数吗??”
“老子火过吗!?”

超低产我流文手,开学之后基本就是停产了……
还请多多关照。

逢魔时


随着云月之间的阴影而降临的,是通身漆黑的付丧神。

鹤丸国永安静地托着酒盏,看着眼前渐渐凝成人形的黑雾。
自阴霾之中所显现的“人”,有着熟悉到陌生的长相。

“哟,你好呀。我是另一个你哦,吓到了吗?”
那黑色的家伙轻松地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纯白的鹤没有回话,甚至还有将盏中剩余酒液一饮而尽的余裕。他淡淡抬眼,总算是放弃了再来一杯的想法,从容地站起身来。

——随即泛着冷光的刀刃便贴上了那不速之客的喉咙。

“——这个打招呼的方式还真是吓到我了。”
纯黑的鹤不甚在意地看了看抵在自己脖颈间的刀刃,抬头朝着鹤丸国永笑笑。

“哪里哪里,我才是结结实实地被你吓了一跳啊——”

“不过要对着自己的脸砍下去果然还是感觉怪怪的啊,所以你不如赶紧说完辞世之句好让我们彼此都早点解脱?”

纯白的付丧神手持利刃,眉梢唇畔都还挂着抹弧度,眼神却锐利得如同手中刀刃。
“如何?你可以开始说了。”

“嗯……世间多惊意 二振身现于眼前 汝身为何物?”
黑色的鹤依旧笑眯眯的,对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刃熟视无睹,甚至没有半点要躲的意思。
“怎么样,还是相当符合眼下这状况的吧?”

“刚好是五七五,不错。那么——”
白皙的手腕一转,手中利刃随之施力,划出利落而凛冽的弧度——

然而预想之中的血花四溅并未出现。

“果然吗。”
“你好像并不惊讶?”

刚刚那一瞬间,黑色的鹤轻巧地后退一步,随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将刀刃握住——
是的,这种举动本身就很疯狂。
而能够一脸轻松地做出这种事的,更是疯子中的疯子。

“说到底你也是‘鹤丸国永’,要是那么轻易就被我砍了的话……”鹤丸国永眯起双眼。
“连我都会感到羞耻啊。”

“所以,看样子你是愿意听我说几句话了?”
漆黑的家伙笑得肆无忌惮。

“很可惜的是我已经有点醉了,所以麻烦你不要说那么多有的没的,直接告诉我目的就行。”
鹤丸国永晃了晃脑袋,手上不动声色地发力将刀刃一点点抽离那紧握的手掌。
令人牙酸的声音随着他的动作变得越发醒目,可那黑色的鹤却只是挂着那张令人反感的笑脸,不反抗也不阻止。

“长话短说,我是来邀请你的。”
“哦?”

你我同是“鹤丸国永”,有些事不需要我说你也明白不是吗。
身为“物件”时所经历过的一切——
不曾消失的痛苦不已的回忆,不甘不忿却又无力回天的绝望,颠沛流离不得安宁的愤怒,战刃的身份被逐渐遗忘的苦涩——
你所知晓的一切。
你所记得的一切。
你所经历的一切。
你所悔恨的一切。
我都再清楚不过,不是吗。

“而我,就是你所隐藏起的一切心绪。”
“从那些沉重不堪的情绪中所诞生的付丧神——那就是我,也就是,另一个你。”
“你明白了吧,鹤丸国永?”
纯黑的鹤歪过头笑了,露出如同孩童般纯粹的神情。他伸出双手,黑气隐隐缠绕在他指尖。

“我是来让你正视自己的啊。”
“不如好好面对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坦然地接受我如何?”

“原来如此……”
纯白的鹤缓缓点了点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无处可逃,无所匿形。
他的一切都被了解得一清二楚。

而且,他说得也不错。
鹤丸国永必须承认,非圣非仙的他的确是有过这样的情绪。
岁月给他附赠的波折似乎比他人都要多了些,而现在的他也无法评断这究竟福兮祸兮。
不过总归……
有些事,他还没糊涂到会混淆是非。

“改变过去又如何?”
纯白的鹤似笑非笑。
“失态就是失态。企图将过去的失态化为乌有的行为,只是在给自己徒增更多的失态罢了。”
“改变了又如何?抹消了又如何?不过是自我欺骗罢了。”
“只要我还记得,就绝不会消失。”

“还真是惊人的言论。”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拒绝了吗?”

“当然。”

“真是遗憾呢……那我也只好先行离场啦。”
“改日再见,鹤丸国永哟。”

纯白的鹤却微微勾起嘴角。
“不必再见了。”

刃光一闪,连风声似乎都慢了一步,他却已经缓缓将刀收回刀鞘。
“这么容易就让你走了的话,也太说不过去。”
“不管是奇迹还是什么魑魅魍魉,牛鬼蛇神——”
“只要是我这把刀所能及之处,便没有我斩不了的东西。”

黑色的鹤有些吃惊地看了看自己被一刀两断的“躯体”,一抬头便迎上了一双微眯着的眸子。
那淡金色的双眸里却找不到一丝的笑意,只有如玻璃般锐利而纯粹的杀意。

啊啊,这可真是……不小心,找上了个不得了的“目标”吗……

黑色雾气慢慢消散于空气之中。
鹤丸国永也不再停留,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那纯黑的鹤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他也并不是没听到。

——你是杀不掉我的。
从阴影之中所生的思绪,连形态和名字都不曾拥有的存在,那就是“我”。
只要人心仍在,“我”便是不灭的。

你所爱之人,你所守护之人,你所重视之人,你所信任之人——
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你知晓的每一个人——
只要他们仍有人心,便随时可能与我相遇。

所以做好准备吧,我们迟早会再度相见的。

鹤丸国永缓缓按上腰间刀柄,却并未抽刀出鞘。
“那又如何。”
“我说过的吧,只要我刀尖所及之处,不管什么我都斩给你看。”

“若是那么想亲身验证一下的话……”
“不管多少次,有胆的话就来吧。”

自他掌中传来刀刃入鞘的细微声响。
在那纯白的付丧神身后,几片被一斩为二的浅色花瓣缓缓飘落在地。








最近听《敬启,我的分身》听多了的产物。
通篇逻辑混乱且角色严重ooc非常抱歉。
总之就是模拟了一下黑白鹤相遇的情况。
……然后不由自主地就开始耍帅加吹鹤。
(然而文笔太低劣根本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总之,大致就是这样吧。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