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汝之一生将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哪怕落入黄泉,亦不得解脱”

虽然本来也不高产,但开学之后会更加低产,还请见谅。

歌词是无辜的,想太多就是看的人的不对了(正色

有病的脑洞。

(太有病了导致我TAG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占TAG抱歉)

不就是小黄歌?不就是MMD?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能用正直的思想来理解的东西。

没有。不存在。


此段子内容包含:鹤一期,审神者,山姥切国广,鹤丸国永单人

同时包含私设和OOC,请谨慎食用。


以及,以下的歌词一眼就能看出来源的人,请面壁。

如果你不幸还是个未成年,请面壁外加三千字悔过书。


[ 察觉到强行和睦的气息 ]






——“虽然甜的东西也不错,不过苦的东西我也不讨厌。”

这样说着,一期一振在鹤丸国永惊恐的目光注视下,面不改色地吃完了一整份清炒苦瓜,还顺便阻止了乱偷偷将苦瓜分给厚的小动作。

“不可以挑食,要好好吃掉自己那份才行。”

那双金色的眼睛又淡淡一瞥,鹤丸瞬间吓出一身冷汗。

“……您也一样,鹤丸殿。”

“……来做个交易吧,一期一振。”

“请恕我拒绝。”

不给鹤丸留下任何垂死挣扎的余地,一双筷子安安静静地递到了他的嘴边。

什么?你以为是爱心喂食?

都是骗人的。被强行塞了一嘴苦瓜的鹤丸国永满脸悲愤。




——“Delightful……”

——“Again.”

挥刀甩落刃身上沾染的些许血迹,鹤丸不甚在意地抹去脸颊上的一点温热。

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在沸腾,唯有大脑还保持着近乎漠然的冷静。挥斩的力道不需太过强劲,刀刃滑过破绽便已然致命。

他再度披上遍染红白的羽织,脚步一刻不停地奔向下一个敌人。

再来一次吧。

就用这甜美而愉悦的胜利感,再度使他惊叹吧。




——“我不需要爱 无法承受”

这样说着的山姥切国广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沉默着伸出手,将不离身的那块白布扯紧了些。

“你又在说这种话了啊……”审神者叹了口气。

“若是我问你原因的话,你一定又会用仿品这个理由来回答我。”

山姥切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那我问你。”

“你是仿品和我想去爱山姥切国广,这二者是矛盾的吗?”

眼前的人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里写满了不解和慌乱。

“我这样的……”

“——到此为止。”

审神者难得严厉地打断了他的话。

“不许你说我们所爱着的那人的坏话。”

“就算你就是那人也不行。”




——“You would be fuckin' crazy.”

“鹤丸国永你绝对是疯了。”

“二十个刀装就出了一个特上。”




——“这里实在是太过狭窄,不如现在就去往他处吧。”

(无本丸但有付丧神存在的半架空设定)

东京,三之丸尚藏馆。

他在一片寂静之中缓缓睁开眼睛……等下,睁眼?

一把刀怎么会睁眼?

他猛地翻身而起,脑袋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保存用的玻璃柜。

这份真切的痛感也让他彻底理解了眼前的现实——他,皇家御物,五条太刀鹤丸国永,不知为何似乎是变成人了。

至少身体是人的样子。

他有些不满地敲了敲保存“他”的玻璃柜——厚重且结实,徒手打破之类的想都不要想,就算用玻璃刀之类的工具,不够锋利的话怕是都难办。

安全倒是安全,就是……这也太窄了!!

毕竟原本这个柜子只是用来保存身为太刀的鹤丸国永,尺寸自然是不会大到哪里去。而如今这柜子里除了原本的太刀,还多了个将近一米八的成年男人,不挤才怪。

鹤丸别别扭扭地换了个姿势,伸手取过眼前的“自己”。

他印象里,被保存在这里的太刀鹤丸国永应该是被扒光……咳,只有刀身在这里才对。可不知为何,他手里的这把刀倒是装备齐全,甚至刀鞘上那些繁复的装饰都一应俱全。

不过,说到底他变成人这件事已经够离奇了不是吗。

他扬起嘴角,手中刃光一闪——

一声轻微的细响过后,鹤丸一抬手,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这个玻璃柜的新盖子。

虽然有点自夸的成分在,不过他鹤丸国永还宝刀未老啊。

熟练地将太刀往腰间一收,鹤丸慢悠悠地迈开了步子。

“至少去个能好好伸伸腿脚的地方吧。”




——“直到一同逝去为止 Down Down Down……”

“没事的,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吉光……我就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所以,睡吧,没事的……”

“尽管我无法替你驱除你的噩梦,也无法将你从那段回忆中救出……”

“至少你陷入噩梦的时候,我会一直在的。”

“直到你我逝去的那天,再度到来——”







不行我编不下去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我很努力了。

……以后要是再想到大概有更新?

(多半不存在,这个人快懒死了。)





评论(2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