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君流

你好呀,这里沙井。

“你自己过没过气你心里没点B数吗??”
“老子火过吗!?”

超低产我流文手,开学之后基本就是停产了……
还请多多关照。


“染上红色的话,就更像鹤了吧。”
“所以这就是你伤成这样的理由?”审神者略一挑眉,手上干脆利落地与伤口粘连住的布料一把揭开。
只见付丧神原本就白皙的脸瞬间变得更加惨白,笑意僵硬地挂在嘴角,断断续续地倒抽着凉气。
“嘶……吓到了吓到了……”
审神者干脆没再理他,处理伤口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她将视线转向那柄有些狼狈的雪白太刀,莫名的就有些焦躁,索性直接贴了张加速的符咒上去。
“还知道疼的话,下次就别这么胡闹。”
原本还想再说教两句的,可在抬头看到对方脸上那莫名委屈的神情之后,心下一软,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审神者叹了口气,从一旁的慰问品中摸了颗草莓出来。她小心地将那赤红果物放到付丧神的头顶,随后又安抚似的,在那乱糟糟的白色脑袋上轻拍了一下。
“只是想染上红色的话,这样不就好了?”
也给我稍微重视一点自己啊。
这傻鹤。











自家鹤其实还是很乖的,出门很少受伤,连中伤都没过几次。
不过对我而言……只要看到他的血条往下掉我就会心头一颤(。
每次中伤回来把他塞手入室的时候都在想的场景,试着写了一下。
不过果然还是希望自己能会画画啊……

2017-06-16 /  标签 : 鹤丸国永 7 12
评论(12)
热度(7)